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谢长廷惭愧?别说笑了!
2014/08/06 08:25
浏览24,609
回响3
推荐52
引用1

引用文章不关高雄市府的事?让证据说话!

前高雄市长谢长廷表示,在他任内也没发现到地下有丙烯管线,这点他感到惭愧,也有政治或道德上的责任。但是,他不忘把矛头指向吴敦义和经济部,指控双双该负相关责任,就是不指控不认错的陈菊要负最大责任!

个人觉得台湾幸好曾让民进党执政过八年,也有民进党的地方首长和民代仍然在任,任何事情发生和处理,可以跟国民党的表现比对,甚至跟他们自己前后言行比对。这对许多民众来说,比较容易看出比对结果的差别。

谢长廷出来表示惭愧,是被大家发现有疏失而逼不得已,别以为他是替吴敦义缓颊,其实是为他自己开脱。你看他只提他担任高雄市长,完全不提他也担任过行政院长,他今天指陈经济部没有尽到监督地方政府检测的责任,这帐不能忘了从他自己头上算起。

高雄人是不是二等公民?高雄市是不是三等殖民地?这真的要问民进党。阿扁政府上上下下贪污那么多钱,早就能把高雄建设成首都,何必现在只会骂马政府重北轻南?不要狡辩蓝营只会怪罪过去政府,这些难道不是事实?况且民进党总是选择性失忆

今年二月,马总统才公布中央对南部县市的补助,在经济不景气的当下,与从前民进党政府相比,现在政府对于南部地区每年的补助都在增加。但是南部地方政府怎么使用补助?就举防洪治水好了,919高雄大淹水之前,中央政府拨出一亿元补助高雄市府做防水闸门,结果高雄市府执行不到两成。

我在前文也说过,石化和各种企业每年回馈地方改善环境的巨款,高雄市府都不知道用去哪里里?今天发生重大不幸,高雄市民也要负些责任民进党立委此刻出来抨击中央,同时狮子大开口,争取入袋的也有他们自己荷包。

再谈谢长廷指出,出事管线没有按照《石油管理法》来核备,所以才会有人说「连管线都搞不清楚,这是国家的耻辱」。这里扼要提醒大家三点

    1. 石油管理法适用石油、石油原油及制品、加油站等,丙烯并不在该法规范围之内。此法是由立法院三读审议通过,民进党动不动就占领发言台"把关",是不是也该负起「国耻」的责任?
    2. 石化料源管线在工业区里面是由经济部处理,但出了工业区须向高雄市政府申请、登录。所以气爆区的管线资料,都由高雄市府工务局管辖。这是国家法规,而且已从2011年实施至今,陈菊真的是市长吗?
    3. 根据高市「公共管线管理平台」资料,福聚在23年前向高市申录了这条运送丙烯的管线,荣化并购后虽然没有变更登记,但高雄市府每年都在向业者收道路使用费,怎么还说不知地下埋有这条管线?

这么多年来,国人都看出民进党的战术,就是蓝党犯错,绝不原谅放过,骂到臭头还要有人下台;可是绿党犯错,「救灾为先、先不究责」,而且「不要政治口水」,最后当然轻骑过关。万一挺不住时,就挟乡民以制中央,否则「情何以堪?」

论及厚黑,国民党远远不是民进党的对手。就连谢长廷表示惭愧,也都是轻描淡写的演戏,要不是他发誓退出政坛,又放个屁返回政坛,他的演技绝对能打动人心。不过,谢长廷曾经说过政治有回力镖效应」,所以陈菊和民进党不能回避高雄气爆的责任!


※『当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到大陆求和建交,毛泽东特别致谢的说,因为有日本牵制国民党抗战,才能让共产党壮大,最后夺占江山。海外华人之间有个说法,其实共产党可以让民进党以民主之名,斗垮国民党执政,整垮台湾经济之后,轻轻松松的控制占领台湾。反正像陈其迈这类政坛变色龙很多,愚民不到最后不知所以。』


排水箱涵违规附挂管线成了高雄气爆案元凶,市府也难脱责任,图为三年前陈菊率员视察仁武区的治水工程进度,当时已发现自来水管、油管、光纤干管陈列管沟,为了加速工程,她当场下令限期迁移管线。(图片来源:联合报)

※高雄市府的谎言是一个接一个,两篇前文皆附有报告资料。那些原本是为陈菊歌功颂德,反倒成了揭穿他们谎言的证据。欢迎点阅转贴。

延伸阅读不关高雄市府的事?让证据说话!

延伸阅读三立有独家,我这里也有独家!

有谁推荐more
回响(3) :
3楼. 123酷妈
2014/08/07 10:32
早知埋管 市府团队说谎 !!!

高雄气爆死伤惨重,地下石化管线点燃致命危机,但高雄市政府第一时间却双手一摊,既不知情也没资料。本报取得权威文件证明,民国101年高雄市捷运 工程局进行环状轻轨捷运会勘时,就发现这条肇下大祸的李长荣管线,高市府却一推二五六,责任全推业者,陈菊团队不是懵然不知,就是说谎。

气爆事发第2天,高雄市工务局长杨明州指出,查明只有中油和中石化2家的地下管线,没有李长荣化工埋设的管线,指控业者偷接黑管。工务局更说,管线里有什么、属于谁,没有资料可查。

工务局每年收使用费

知情人士再加码爆料第2个证据,揭穿工务局说谎真面目:工务局每年都向所有管线业者收取「道路使用费」,因此工务 局和业者之间都有指定帐户和支票证明,也有来往公文,公司若变更登记或进行转卖,如2006年李长荣买下福聚后继续付费,汇款公司名称一定不同,「怎可能 毫不知情?工务局睁眼说瞎话!」

民国101年10月15日,高雄市政府捷运工程局召开「研商高雄环状轻轨捷运建设第一阶段统包工程受影响管线初步处理」会勘,包括中油、台塑、亚聚以及被质疑是此次气爆「祸首」的荣化都派代表到场,并由捷运局股长米克宁担任会议主持人。

会勘纪录显示,台塑、亚聚管线约在凯旋路北侧,并由凯旋铬两端分别转入中山路及扩建路,埋设深度约1.2公尺;并且清楚条列出「荣化所属管线埋设深度约1.5公尺」。而中油高雄供气中心于C1车站有管线穿越,但因为深度较深,因此评估应无影响,另外提供管线图供参。

勘轻轨工程 详知管线

另一方面,鉴于轻轨捷运穿越成功路转弯段周边路面下方有油管群与捷运路线垂直或斜交,为了解管线埋设深度,结论也要求中油配合协助办理该区路段管线调查,并将结果提供捷运工程局。显见高雄市政府对于当地的石化管线埋设情况并非毫不知情。

立法院经济委员会委员黄昭顺也出示中油大林炼油厂于101年底,送给高雄市工务局核定的「102年石油管线维修检测、汰换计画」,公文显示,埋管业者每年都会检送管线维修报告给工务局管线科,市府应该都掌握业者管线资料,不能说「管线没人管」。

称没资料 全推给业者

根 据「高雄市道路挖掘管理自治条例」第39条规定,管线埋设机关应于每年年度开始前,拟订管线维修检测计画,报请主管机关核定。黄昭顺说,尽管这是101年 底才修法通过,但工务局设有管线科,本应掌握地方管线资料,如果中油有提报维修计画,其它业者应该也要提报,否则可依该法处罚。

她强调,「管线不是没人管」将追查管线科到底有无对未提维修计画的业者开罚,或是当中有无人谋不臧的情况。(中时2014年08月07日)

2楼. 123酷妈
2014/08/06 09:53
杨秋兴:高雄市府难辞其咎

高雄气爆造成重大伤亡,肇事责任虽仍待检调厘清,政务委员杨秋兴昨开出第一枪,直指这起事件不是天灾而是人祸,高雄市府难辞其咎,从第一时间应变都有问题;但他强调,现在仍以救灾优先,责任归属要过一段时间再来检讨。

兼任行政院南部中心主任杨秋兴连日在高雄协助救灾,他昨天表示,「因为是人祸,责任绝对不是只有一家(荣化)而已。」

问及高雄市长陈菊应否负起责任?杨秋兴不愿直接点名,仅说气爆后续涉及赔偿,赔偿部分就要厘清责任,高雄市府绝对难辞其咎。高雄市府第一时间出现误判,到底是瓦斯或丙烯外泄,包括市府、警消应 变能力都有问题。

(中时2014年08月05日)

1楼. 123酷妈
2014/08/06 09:14
哪里来「幽灵管线」? 历经5位市长

高市府的公共管线资料库查不到李长荣化工的丙烯管线,被指是「幽灵管线」;经济部昨指这条管线廿多年前由福聚公司向高市府登录,后来荣化并购福聚,管线归荣化所有,「它是有主的,并非幽灵」。

经济部工业局副局长吕正华昨在中央灾害应变中心表示,「高雄市公共管线管理平台」可以查到福聚廿多年前向高市府申报登录这条丙烯管线,荣化二○○六年并购福聚,疑未办变更登记,管理平台才未显示荣化有这条管线,推测高市府掌握的可能是旧资料。

高雄市副市长刘世芳前天出席工业局会议时说法略有不同,她说荣化气爆丙烯管线原是中油的油管,交给荣化才改运丙烯,但未向政府申请变更登记;她说,更改管线内容物要向哪里个单位申请,经济部没给她答案。

高市府表示,一九九○年高雄市府核准中油在市中心更换十六条石化管线,隔年十二月这条四寸丙烯管线完工,时任市长吴敦义。一九九三年福聚公司向市府登录,时任市长仍是吴敦义。到了二○○六年七月荣化宣布并购福聚,当时由叶菊兰代理市长。

陈菊昨表示,经济部是中油的主管机关,权责应该很清楚;至于准许管线埋设的责任,则交给检方处理,目前还在救灾,她不回应。

吕正华说,在经济部主管的工业区、科学园区、加工区等特定园区埋设管线,均由经济部核准;在各县市道路埋管线,则依「市区道路管理条例」,由地方政府核准。

【记者郑宏斌/台北报导】针对高雄气爆事件,行政院前院长谢长廷昨天主持广播节目时说,他也做过高雄市长,「也感到很惭愧」,因为在他任内没发现到地下有丙烯管线,不管是政治上的责任或是道德上,这点他也有责任。

谢长廷表示,有媒体指出一九九○年,中油高雄炼油厂在这次爆炸点申请埋放管线,当时市长是吴敦义,但吴说市长不会管这么细,这些事情与他无关。(联合报2014.08.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