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风评:保六员警为什么可以阻止立委行使职权?
2019/12/09 23:10
浏览343
回响0
推荐11
引用0
警察真的很大,为什么很大?因为他们代表国家行使公权力!当警察碰到立法委员,谁大?那要就事论事,立委是国会议员,代表最高民意机关,立委当然比警察大!大就有权力欺小吗?当然没有!还是得看个案,比方说,立委酒驾或关说酒驾,没得商量,抓!但原则上立委代表民意,警察领纳税人的薪俸,不论得已不得已就是略矮一筹。

中华民国台湾的确是创造各种奇迹之地,立委推警察,警察还能控告立委「妨害公务」,立委必须道歉还不能质疑警察妨害国会议员执行职权在先,举国上下没有人意识「立法委员」这四个字意思是「国会议员」,代表民意,警察不应该依民意而行吗?当然应该!遗憾的是,举国上下视警察应该依「君言」而行,总统怎么想他们怎么干,可笑的是,总统大概也不会认帐说保六员警告国会议员是她(蔡英文)的主意,内政部长徐国勇敢认帐吗?徐国勇大概会说「这干我什么事?」警政署长陈家钦肯认帐吗?

回溯台湾的民主历程,民进党立委卢修一曾经因为终结万年国会、废除刑法一百条在国会抗争,被国会警察拖出国会议场而头破血流,从此国会不轻易动用警察权,立委行使职权代表民意,不论民意是多数或少数,打架再凶都不轻易让警察进入国会,包括学生占领立法院的太阳花学运;就像民进党立委邱议莹在国民党执政时代踢破法务部长的门,法务部都没有出动员警一般,即使立委(国会议员)在立法院外「执行监督之权」,政府机关也不轻易冲著国会议员出动警察,包括新党立委邱毅在二00四年大选后,不满选举结果冲撞高雄地方法院还吃官司,警察也不轻易动邱毅一根毫毛,虽然他的假发掉了。

这个「民主惯例」在蔡英文执政后竟堂而皇之改变了!为了北检起诉「网军杨蕙如」侮辱公署与公务员、国民党立委要为因此悲愤自戕的大阪代表处长苏启诚讨公道,奔赴外交部抗议,员警动员「维安」造成拥挤冲突,立委陈宜民「推」保六员警一把,这位保六员警状告立委「妨害公务」。

国民党立委该不该到外交部「讨公道」?见仁见智,可以讨论,对比奔赴东京代表处,要跟驻日代表谢长廷讨公道的部份国民党台北市议员,立委们堪谓温良恭俭让,很关照国家颜面,外交部以「未预约」拒之于门外,不是不行,就是好笑,政府机关若惯性拒绝民意代表,台湾还可谓民主吗?外交部怕事,让员警站第一线也罢,还出动便服保六维安,照台湾法律,便服员警对一般市井小民执勤盘查,小市民都可以拒绝,或要求查证员警证件,即使员警出示证件,市井小民无犯法事证依旧可以拒绝盘查,国会议员碰到便服保六,为什么要退让三步?

杨蕙如网军案爆发必须质疑,必须批判,最重要的因为一条人命,必须还逝者一个公道,回归本源,悲剧为什么会发生?不就是因为民进党蔡政府要卸责吗?北检起诉杨蕙如,民进党蔡政府的反应依旧是卸责,蔡英文说「我不认识她耶」,谢长廷说「她做的事,我都要负责吗?」游锡堃说,「帐号被盗」,民进党有没有一个人为一个生命的消逝稍稍有遗憾愧悔之心?看起来完全没有!

这个也罢,持平而论,逝者已逝,但是,若非民进党蔡政府谢长廷一心卸责,会有这个悲剧吗?四百多天过去,民进党蔡政府的反应一以贯之,对人命无感无痛,依然故我用网军操作模式,反击杨蕙如和蓝营也很熟,熟不熟是重点吗?关键在你有没有用网军伤人?民进党蔡政府在网络时代运用网络营销,只能称赞他们跟得上时代潮流,但若以钱运用网军攻击政敌,就是邪恶,这个邪恶伤害异党还伤害同党,从赖清德到韩国瑜,民进党没有丝毫愧悔,是准备把台湾民主破毁到什么地步,才能志得意满?

苏启诚案让人伤心,杨蕙如案让人气愤,国民党是笨,但笨不伤人,恶必伤人,这位状告立委的保六员警,可能不懂「平庸的邪恶」或「邪恶的平庸」,但当她呆呆的对国会议员提起告诉的那一刻,就说明她已经不适合担负警察重责,因为她一不能抗拒长官的压力,二不能明辨国家公权力的深义,三不懂民意代表到底代表什么?这三者恰恰就是民进党蔡政府全面执政对台湾的伤害。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时事评论 公共议题
自订分类:政治牢骚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