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不必麻烦上帝,人类就可以做的四个治水方案 \ 朱淑娟
2018/08/29 10:34
浏览745
回响1
推荐4
引用0

一场热带性低气压,让中南部七县市、1200多个地区积淹水,行政院长赖清德说这种雨下在哪里里都会淹,还要批评他的人去当上帝,最后自觉失言道歉收场。这次雨很大当然没错,但这种短延时强降雨这些年来也发生很多次,莫拉克风灾都过9年了,再说什么罕见豪雨、且怪气候变迁无能为力就说不过去。

何况包括去年编列的前瞻基础建设在内,18年来除了公务预算,已编列5300亿元特别治水预算(附表1),这些钱都是举债编列,编列时朝野合作胡乱加码,大雨一来却照淹不误、甚至淹得更惨,能怪百姓质疑钱都用到哪里了吗?

这次强降雨多个测站时雨量破百,经济部第一时间就拿云林口湖宜梧的雨量,跟七月日本关西水灾对比,强调台湾的韧性比日本强。这种比法真是不伦不类,因为关于日本的洪水事件很多细节我们不清楚,不能单单比较两地下了多少雨、死伤多少人就说谁比谁会治水。更何况事实摆在眼前,这次台湾淹得这么严重,光统计的淹水点就上千个,此时再说自己多有韧性就很奇怪。

其实雨下在一个地方会不会淹,跟那块地的使用方式有很大的关系。换句话说如果使用不当,都在做增加洪水的事,区域排水容量再大都很难排掉。所以重点是洪水从源头就要管理并减量,而立刻就能做的就有以下四点。

一、避免在易淹水地区盖工业区或住宅

淹水之所以让人痛苦,除了生活环境大受影响、也会危及生命财产安全,但同样淹水,淹在人口密集地区、跟淹在空旷地区,造成的损失大不同。与其在易淹水地区大开发,事后再烦恼淹水,还不如一开始就避免在这些地区大兴土木。

对照这次以及历年的淹水地区,很多是地势低洼、地层下陷、易淹水地区。到昨天为止仅存的8个积水点,包括嘉义县东石、布袋、义竹都是地势低洼地区。而同样淹水严重的台南市安南区也是一样,并不适合在这里做大型建物,但赖清德在台南市长任内开发的新吉工业区,就位于安南区、安定区与西港区交界。

为了开发工业区,把原本具有滞洪功能的123公顷基地垫高1.5公尺,2014年环评时当地居民就担心大雨来时会让周边淹水更严重。这次新吉工业区邻近村落包括十二佃、公亲寮、溪心寮、十三佃大多淹水,是当年预言成真,新吉工业区的开发加重邻近地区的淹水风险吗?应该可以审视一下。

二、洪水不要全挤到末端,前端就要分流

很遗憾经济部在解释淹水原因时却说,是因为区域排水只有十年重现期,挡不了这场百年重现的雨,意思是区域排水要做到一百年才不会淹罗?但现实上这是不可能的。当都市盖起大楼,道路被填平、垫高,那些原本可以滞洪的地区变成不透水地面,导致积水更严重,应该要求这些建物自行吸收增加的洪水。

今年五月水利法已公告增加「迳流分担、出流管制」专章,个别开发者要为该开发案阻碍排水而负责,假设一个开发基地的建蔽率30%,就会减少30%雨水入渗面积,必须提出滞洪池或雨水搜集、增加绿地、屋顶植被等措施,用意是让雨水暂时保留下来,不要流到地面以邻为壑,否则就不能允许开发。

这个点子似乎不错,但有效的执行方案还没看到。而灾后才是灾难的开始,上自总统、行政院长、下至民意代表抢著勘灾,谈的都是加码补助、增加治水工程。有效又省钱但会得罪建商及人民的事,未来推得动吗?现在说还太早。

三、治水预算不要乱编,钱要花在刀口上

过去18年来,除了正常公务预算,总计编过6次治水特别条例,一开始是在风灾后为了尽快治水而编列,但治水预算太好用了,即使在野党也不敢挡,因为谁都担不起淹水的骂名。于是愈编愈浮滥,而且一大部分在编列前没有明确用途,而是开放地方提案,这些多数都拿去做工程,至于有效没效就很少人过问。

这次淹水后经济部提到未来治水要多做「县市管河川及区域排水改善」,这个在前瞻计画就编了720亿,是更早之前「流域综合治理特别条例」的延续,前一个条例还没执行完,成效还没评估就急著再编,加上其它空白编列的还有加强水库集水区保育、全国水环境改善、中央管河川改善计画总计1561亿。

如果治水的钱花了这么多之后,淹水还是无法改善,某种程度表示,现在用的治水方法并无法因应气候变迁的脚步。这次几个淹水县市被骂之后,都很委曲地说治水很辛苦也做得很多,但很难招架气候变迁的强降雨,既然如此,还要继续用旧的方法吗?还是重新检讨一下未来的治水方向。

(附表1)18年来已编列5310亿治水特别预算明细

四、加强预警机制,改变大政府的心态

此外气象预报能力、预警机制都可以再加强一点。面对大自然,政府很多事是无能为力的,偏偏喜欢吹捧自己是大有为、万事通,端出来的前瞻计画是:「不缺水、不淹水」,给人民挂这种不可能的保证,难怪一破功就被骂。政府谦虚一点,治水预算少乱花、该从源头做洪水管制的,不要全挤到末端排水来承担。气候变迁难避免,人类的责任是穷其一切努力把灾害降到最低。

*作者为独立记者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时事评论 公共议题
自订分类:政治牢骚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 :
1楼. 如斯
2018/08/29 19:42

政府每年花很多钱在治水上,但是越治越淹。到底该如何治水?地方首长跟专业工程师不可能不知道,问题在于这些预算是否都用在治水上?还是拿来办活动?中秋烤肉、秋季旅行、...绑桩?地方工程的层层发包,我不相信地方首长会不知道,但是他们允许这种现象长时间存在,为什么?

鱼塭里的鱼都跑了,鱼塭地区淹水严重,长年抽地下水,地层下陷,逢雨必淹,谁敢讲话?为了选举一昧讨好,宁可把责任推给气象局预报不准,也不能归咎给长期抽地下水养鱼的村民,那可都是一张张的选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