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笔墨情趣 (世界日报副刊)
2019/07/14 13:36
浏览354
回响1
推荐18
引用0

笔墨情趣

今天的中文和书法成了世界的红人,学习的热潮方兴未艾,不仅华裔父母送孩子来上课,美裔父母小孩也一起出席。中文学校都是向社区中学租用周末二日,开班授课,熙来攘往,一点不逊周日的上课。

当年孩子届学龄,惊讶地发现在美国大华府地区方圆数十英里之内, 竟有三十多所中文学校, 除了教国语、粤语、台语之外, 也有文化课, 课中又分书法、国画、劳作、扯铃等等。我的两个孩子, 周一至周五上美国学校, 周六或周日则上中文学校。他们为天天都得上课大喊不公平, 可是当拿著软软的毛笔在纸上画「字」时, 心中升起一股自豪, 因为发现比美国同学们多会一样「技艺」。

原来甘、苦只是一念之差,化苦为甘就靠「爱的教育」。两个孩子先学楷书后学隶书带回家的书法都写得工整有棱有角笔意清逸遒劲。我一一夸奖他们兴致益发高昂用红纸条写了「恭贺新禧」到处张贴家里每个门框都没有放过处处新年味十足一年到头喜气洋洋! 这样一来我搁了十几年的笔墨情趣也涌上了心头跟著孩子磨墨写毛笔字写著写著就想起小时候跟爸爸学写字的情境。

图一:女儿的书法 (摄影 / 格主 20190714)

岁时星期天不必上学就看到爸爸在大书桌上摊开旧报纸不慌不忙地悬肘写大字旁边围著他的同事群观摩。他写完后另一个就上场摊纸执笔写字说说笑笑地过了一个上午。我挤在大人中间不懂个究竟光是凑那一份热闹就已是好不乐呼!

一挤就挤了两年也看了大人写书法两年。我是一个傻乎乎的孩子认为书法是属于大人的游戏从未兴起尝试的念头爸爸终于忍不住开始教我磨墨握笔写中楷临摹柳公权的字帖。他为我准备一套文房四宝狼毫笔和羊毫笔都有。我喜欢慢慢地磨出很多墨来他不准我们用瓶装墨汁说是写出来的字死气沉沉没有墨光墨彩。我把笔沾饱墨在有九宫格的习字纸上写完后得将砚台毛笔洗净当然也乘机玩水收拾完后方准离桌出去玩耍。

虽然骄傲地认为可以写书法是长大的象征, 可是好景不长,练字毕竟是苦差事刚开始时的新鲜劲一过以后都是愁眉苦脸地练字了。两页大楷写得快些写起小楷来可以说是磨功夫。他很认真地督导我只好乖乖地写不敢打马虎眼以免惹他伤心。如此一来二去却也磨出一些好成绩来。读中学时国文老师改书法作业簿在好字旁用红笔画圈圈我的簿子里总有很多红圈也被老师派去参加全校的书法比赛不负「师」望总会得个前三名回来。

一天看到他坐在书桌前瞧字帖正在大腿上画问他在做甚么? 他说: 「爸爸在记草书字体。」

我拿过来一看字体龙飞凤舞却是一字不识很讶异地问他:「这草书这么草跟楷书都不一样怎么读啊?」

「所以才要多看多记不过你可以先学写行书。」他回答。

行书跟楷书像兄弟比较容易学。聪明的我发现国画上题字若以行草书写给画添了一分潇洒飘逸。

他收藏许多名家字画都锁在保险箱里。 运气好时正逢他把多幅字画摊开欣赏也就乘机向他讨教书法欣赏秘诀父女俩可以聊上好半天忘了时间流逝如水最后他总要提醒我毋忘书法希望我写出东晋魏夫人的「翠玉壶之冰, 烂瑶台之月, 婉然芳树, 穆若清风」的一手好书法。可惜我家事公事两头忙无暇抽空专心练书法让他失望了!

数年前他趁我回台北开会带我去台北国立历史博物馆看台海三大家的书画展那是黄君璧、张大千、溥心畲三位大师的真迹; 我也在本地魏教授家里见到于右任和台静农的书法墨宝魏教授说亲眼见他们握笔运腕写下的绝对是真迹。我的眼力就这样提升了还真能评鉴一般人的书法于一、二。

他常说: 「字如其人」。平时在报章杂志上读过大师的生平事迹 他们的书法似乎与为人倒也相配; 我的字体属于圆柔型多少遗传了他字体的影子我的个性优柔寡断从书法里隐约可见; 女儿字体是刚瘦型透著倔强很强势; 儿子的则是厚敦型彰显他的低调憨厚随时为人设身处地着想很体贴。先生从小学习英文,中文字像蚂蚁,显现他的谨小慎微。当年留学海外,住在同一个城里,都是电话交谈,无机会收受他的情书,逃过了审字识人这一关。随著年龄日增,越发相信「字如其人」的妙喻。

爸爸已百年,往事如烟,唯独他抓著我的手临摹书法的一横一竖,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也许他在天上仍然写草书,像画龙凤般的好看。生、死,两个世界,梦里穿越,先人的润泽,并无远去。

 

(2001年1月写于马里兰州珀多玛克一稿;

原载于2001年2月14日世界日报副刊;

2019年5月19日二稿)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散文
自订分类:心情分享
上一则: 好经典
下一则: 柚子黄了(世界日报家园版)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 :
1楼. 九里安西王(Julian)
2019/08/12 06:38
有不少于右老的字是别人代笔,但是也都是行家,不减其价值。台静农的字似乎比较少见,但也绝对是渡台的大书法家。

是的,我家就有一幅于右任的书法,相信是代笔。

魏老收藏的是真迹,因爲他当场看着主人挥笔做书,因此,我才长了眼界。

马州知更鸟2019/08/16 19:4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