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爱的收惊 (中华日报副刊)
2019/06/24 01:46
浏览479
回响5
推荐27
引用0

爱的收惊

么弟住在加利福尼亚州,自小就是我们家的开心果,全家都宠他。他长得特像母亲,五官轮廓很深,中等个儿,但是走起路来,却是硕长生风有魅力,引人注意,常被人误认为明星刘德华。

在二0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耶诞夜晚,他出了大车祸,颅内出血、肋骨折断、脊椎有裂、脸颊划破像地图,他昏迷许久。住美东的我接到电话时,顿时天旋地转,以爲世界末日,他若有差池,日后如何跟天上的父母交代。

我比么弟大七岁半, 妈妈怀著他时, 我已有记忆力, 一切都记得很清楚。好不容易等妈妈把他生出来,跑到小床边一看, 红通通皱皱的小脸像长著络腮胡子, 顶著一头黑密头发,睁著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天花板,我终于明白是这个小精灵在妈妈肚子里,害妈妈害喜害得很厉害!

我和么弟之间还有两个妹妹, 我们三个都是姊姊, 轮流照顾他,背著他到处玩。他很乖, 很容易照顾,是一个又乖又香的宝宝。 当他两岁左右时, 常常半夜睡觉时会惊跳、惊哭、惊醒。妈妈向邻居太太请教,对方说是小孩白天受惊了, 要请收惊婆收收惊就会好。当时我们住在屏东里港,很快就在邻近传统菜市场里找到一个小收惊铺子。妈妈半信半疑, 让我们吃完晚饭后,带著一杯白米和一件么弟的小衣服,揹著么弟, 出发去找收惊婆。

收惊婆有一双杨白眼,不知她看的是谁, 她接过白米和衣服,将衣服裹在白米杯子外面,然后燃起一支香, 她用台湾话问我「这个娃儿叫啥名?」

「某某某。」我战战兢兢地回答。

「伊几岁了?」她指著我背上的么弟问。

「两岁。」我说。

她转身对著神案香桌举香三拜, 然后一手拿香,另一手握著么弟的衣服白米, 围著么弟念念有词, 两手有韵律地忽上忽下, 我们在香烟缭绕里, 么弟不知所以地望着她,我则揹著么弟原地不动。

收惊婆大约念了半小时, 然后转身回到神案香桌举香三拜。她收下白米作为收惊的报酬,还给我杯子和衣服,她说:

「好了,伊的惊已收去了,今眠会困嘎加好!」

该晚,果然么弟一觉到天亮,安稳得很!

由于该次收惊效果出奇的好, 以后每逢么弟夜里出现惊跳、惊哭、惊醒的情形, 隔天傍晚时,妈妈就叫我们带著他去找收惊婆收惊。我好奇心重, 反复仔细听她的念词, 揣摩出大概是「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 诸位神明土地公,帮他变成一个好儿郎,一觉好眠到天光。」

二姊来电话告知新况:么弟从昏迷中醒来,说两岁孩童的话,头上和身上都绑著钢架,固定他的头颅和身板。他直挺挺地睡,却睡不着,因爲姿势很僵硬。不幸中之大幸脑内出血自动停止,逃过了头颅开刀手术的噩运。

他身上的痛苦感应三个姊姊,我们也跟著痛在心里、头里,睡不安眠。痛、通,时而平行,时而交集,距离和空间交错,景象迷离,分不出虚实。

我常从噩梦中惊醒,拍著胸口,庆幸只是梦,然后急忙去电加护病房的护士询问他的情形,护士说他才醒过来,但是意识混乱。他的二姊和三姊守在他旁边,密切注意他的动静。二姊又来电说:他今晚半夜醒来,发表演讲,谈论世界局势,不肯睡觉,只好请来护士给他镇静剂。

当年轻的我成家有孩子后, 老大是女儿,从来没有出现睡觉时惊跳、惊哭、惊醒等状况。老二是儿子,也是一个又香又乖的宝宝,跟么弟同一个英文名字。两岁后,白天寄托在托儿所 KINDERCARE,或许是白天玩得太疯或受到惊吓 晚上睡觉像么弟年幼时会突然惊跳、惊哭, 我看了很心疼, 就想起了么弟的收惊经验。当时住处附近全是美国邻居,没有收惊铺子,也没有黑市收惊婆,可能「中国城」里有, 但是我们家离「中国城」挺远的。

我心疼心肝宝贝一夜数惊, 睡不安稳,于是自愿充当「业余收惊婆」来姑且一试, 但是瞒著他爸爸, 免得被嘲笑迷信。我囘想带么弟去找收惊婆的准备和收惊的前后连续作业,我依样画葫芦,家里没有所谓的「神案香桌」,我只好到门外,第一次举香对天一拜,转向东西南北各拜一次,然后进入睡房对睡在床上的儿子念诵: 「天皇皇 ……」。大约重复了三十分钟,我又到门外举香对天和四方各虔诚一拜。

说也奇怪,儿子真地不再一夜数惊,好睡到天亮。后来再受惊吓时,我第二次粉墨登场, 接著第三次、第四次,次次灵验。儿子现已成年,胆子也大了,早已不用我念诵: 「天皇皇 ……」收惊了。

我决定再一次做「业余收惊婆」,诚心诚意给么弟收惊,点香朝著西方多拜了几个九十度的弯腰大礼。收惊、收心、收魂、收魄,姊弟情是一道屏风,拒邪、恶于门外。

我匆匆结束手头上的案子,一月十六日,飞去加州看么弟,二姊已将他接到她家里休养,我是大姊,还有当时坐在副驾驶座只受轻伤的三姊,顺理成章地住进二姊家的主卧房里,打地铺十天,一起照顾他,重温童年时代的亲密,这是我们成年后的第二次如此亲密地聚在一起。第一次是在台北的妈妈骤逝,我们分别从美国回去,一起住在父母主卧房里打地铺一个月。此时的么弟伤势正逐渐复原,妹夫开车带著大家陪么弟复诊。感谢老天怜悯我们,感恩他活下来了,后来,他买到一种药膏成功淡化脸上的疤痕。至今,他还是玉树临风的美男子。那些神经搭错线的夜晚变成了茶余饭后的笑谈。

据说「心诚则灵」, 母亲爱儿女心切, 中外古今 无人敢质疑母爱的诚意与深度。长姊如母,爱弟心不亚于自己的儿女,所以我这个业余收惊婆也能产生收惊的奇效,如今回想起来,那是爱,饱含了巨大的力量。

 ( 2019年5月19日 于马里兰州珀多玛克重写

原刊登于2019年6月9日中华日报副刊)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5) :
5楼. 陈正华Julia Chou
2019/06/25 23:24

亲爱的知更鸟,

前一阵子计算机出了问题,上不了UDN, 无法贴文、也无法回复,

如今我换用另一个浏览器,可以贴文打字了,特来看望您,并且向您致歉无法回应...

谢谢正华来访留言。

很高兴你又能进博客贴文了,等著看你证道的心得。

马州知更鸟2019/06/30 00:41回覆
4楼. 冯纪游(陆游:南科考古馆老友相见欢)
2019/06/24 19:50
人隔千里,心心相印~~深厚的姐弟情,令我感动不已微笑

谢谢冯兄来访留言。

今世能做手足,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这一世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斗嘴难免,谨记相亲相爱的时刻,就够令人回味,感激不已。

马州知更鸟2019/06/30 00:46回覆
3楼. tzi
2019/06/24 18:10
真好的姐姐!😊 

谢谢您的到访留言。

我以前一直羡慕别人是做妹妹的,如今做姐姐,我已甘之如饴。

马州知更鸟2019/06/30 00:50回覆
2楼. 宁静姐
2019/06/24 13:24
好感动

谢谢宁静姐来访留言。

你的大作也常常令我很感动。

马州知更鸟2019/06/30 00:51回覆
1楼. 解曼曼
2019/06/24 07:41
姊弟情深,感人!

谢谢曼曼来访留言。

我弟弟超可爱,他小时候的模样一直在我脑海里萦绕。

他很懂事,有责任感,特能担当,

做姐姐的我自然疼爱他。

马州知更鸟2019/06/30 00:5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