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棚里棚外 (中华日报副刊)
2018/10/28 04:58
浏览565
回响0
推荐30
引用0

我的工作偶尔要出城开会演讲,每次都会在不同城市举行,有时候在旅馆中的大会议厅,有时候则在会议中心。常年下来,体验过各式各样环境,也因此学会适机配合,随遇而安。


今年八月十九日出城,去佛罗里达州开会,下榻距离飞机场只有19英哩的「歌洛德棕榈坞」。会议大楼就在旅馆综合区内,区外四周没有商业区,若想外出,只能上网联系「优步」客服,经济实惠。


旅馆综合区建筑设计的最前方是客房、健身房、SPA。最后方是开会大楼。介于中间是天井(图一),包括商场、餐馆、亭台楼阁、假山、瀑布、池塘、小溪、锦鲤、鱼、乌龟,后三者在清澈的池塘里游来游去。所有这些设施都在一个巨大的透明屋顶下,可以看到天上闲云和蓝天,亮丽的阳光直射而下,整个空间很明亮,又有空调,大概在华氏75度左右,十分舒适。棚外的朵朵白云似乎羡慕棚里的精致;棚里的花儿似乎渴望棚外的自由空气。


大会中心是一个圆形大楼,有圆形楼梯和圆形的屋顶 ,屋顶画满壁画,十分典雅和艺术。在那里开会,心神舒畅。


每天开完会,沿著小园香径漫步(图一),从高高的棕榈树的缝隙间,看到假山的中间泻出一流银链,奔进小溪和池塘里,溅出朵朵银花。淙淙流水中有五顔六色的鲤鱼,成群结队的游来游去;也有巨石,供乌龟和鳄鱼爬出水面栖息晒太阳。路边有许多花圃,种满夏日灿烂的花朵,像少女一般的美丽,耳边仿佛响著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假山中还隐藏了一些山洞,可供举行小型派对或演奏会。是一个若不外出会误以爲是身在夏威夷或旧金山的大花园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世「内」桃源,富丽丰实。

 

图一:蜿蜒步道(格主 / 摄影 2018-08-23)

在这个封闭的大花园里,天天风和日丽,优点是无蚊无苍蝇,不怕小腿被叮成红豆冰;也不会顶著佛州的酷热,不怕会中暑。缺点是,空有花香,却无翩翩蝴蝶、无飞舞萤火虫、无鸟鸣声,少了天然的诗情画意。


尽管我如此鸡蛋里挑骨头,这个花园的宁静平和带给我祥和心情。路过的行人都面带微笑。有一天,我坐在路旁的凉椅休息,我的一位海军少校同事S三年前调往它处,竟在此地喜相逢,欣喜之余,S坐下,告诉我他的近况,太太两年前因生产感染不幸过世,留下三个儿子,分别是2、4、8岁,都很乖,他身兼父与母,有一个女友常来帮忙照顾。他不满意现在的工作内容,正想明年退役,另谋高就。S年轻有爲,我祝福他前途无量,未来事业有成,家庭美满。


望着他离去的孤单背影,我生出几分唏嘘,世事变化无常,个人命运也是扑朔迷离。我每天早上出发上班,并不知等在办公室里的是何种难题,只有乐观活著,做好万全准备,才能迎接当日的挑战,下了班,相信家里张著温情等待我拥抱,安慰地告别一天。电视上那些在墨西哥边境不幸人群呢?被饥饿、等待、无助、绝望的命运网住,我只能爲他们默默祈福。


八月二十三日,大会最后一天,早上我一个人在池塘边摄影瀑布,一位陆军上校军官走过,说:你应该也在照片中。我立刻将我的手机伸过去给他,他卡嚓一声摄下我和我后面的瀑布,影中人当时的好心情也喜形于色,留下永恒的记忆,给「活在当下」做了最佳见证。但是上校脸上的伤疤却在我心上震颤,很长,划过眉毛,下弯左颊至下额,猜不出来是打战造成的英雄烙印,还是另有隐情。我愣愣看着他与同伴走远,一时囘不过神来,耳畔响起儿歌《哥哥爸爸真伟大》,眼前出现我那位上校退役但已经故去经年的老叔,眼泪差点掉了下来。


我低头看一看路旁的锦簇繁花,仰望高大的棕榈树,听一听瀑布的交响曲般的水声,冥想人生与宇宙的谜题,期盼从中可以获得天神的启示。我的心里长出许多花苞,有彩虹般的各个顔色,铺成一个花香城邦,还有长著翅膀的白色骏马,放肆奔跑漫游,纵贯万千思绪理不清的脑海,那个深不见底拔都拔不出来的牛角尖。


到了中午,我囘客房收好行李,到柜台领取收据,登上大巴士去机场,离开了这个我住过的世「内」桃花源,踏上归程,我像一只被放出的笼中鸟,深深吸一口自由新鲜的奥热空气。


(2018年9月2日写于马里兰州珀多玛克一稿;

原载于2018年10月22日中华日报副刊;

2018年10月27日二稿)

 

报纸接:

http://www.cdns.com.tw/news.php?n_id=6&nc_id=259941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散文
自订分类:旅游
上一则: 66号公路的光环 (中华副刊)
下一则: Gaylord 度假坞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