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回响 如果继续只谈权利不讲义务在现行生活中,未来的公民素养堪虑!
2019/11/16 22:32
浏览276
回响0
推荐4
引用0

回响  如果继续只谈权利不讲义务在现行生活中,未来的公民素养堪虑!

林泉利 写于2019111

也谈我们中学公民教育只谈权利不讲义务省略现代公民应有的道基本伦理道德

针对稍早有王偲媛同学在民意论坛以「谈权利不讲义务 有碍公民教育」为题对于现行法律中学的公民科教育多所针砭诸如列举台中张姓高中生因为不服学校记过处分,提出行政诉讼,继而申请释宪的新闻有意见然后是抨击公然触犯刑责的寄「血衣」恐吓课审代表,即便当事人曾是暴力侵占与毁损公署的反课纲成员之一,丝毫不影响其继续担任课审代表。张同学已经明确点出现阶段我们国家过于重视学生的基本权利,完全疏忽相对的义务遵守部分。

 

 回到全文最经典的批判则是,以新课纲高一《公民与社会》第一册第一课〈公民身分与人权保障〉,通篇谈权利,而不讲义务;我怀疑学弟妹将来的公民人格,恐怕满是欲望权利,而竟无道德原则。笔者忝为曾为国中公民老师,在国中求学期间的与开始教学初期都是《公民与道德》学科,曾几何时在后来改成《公民》

至于早年高中只有《三民主义》后来改为《公民与社会》…..当公民与道德不再连结后相关的范文都停留在公民与法治之间的关系即便法律的精神在于法律涵盖权利与义务对等关系但是回到现实生活中公民的基本权利被放大铨释所有须尽的义务却被淡化了……

 

或许这就是作者与笔者共同担心的是未来社会的国家主人翁之「只要我喜欢有何不可」,太阳花学运霸占立法院,与擅闯行政政院官署与警方起冲突,明显犯行确凿者被原谅不提告,依法执行勤务的第一线警察却被过当行使职权起诉与被要求国赔。因为当政者与司法明显忽略国民应该善尽基本义务而偏袒不合理的无限上纲的权利,如果加上满18岁有投票权与民法的年龄下降跟进18岁,以以学生违反校规可以藉司法平反权益……如果继续只谈权利不讲义务在现行生活中,未来的公民素养堪虑! 所以笔者认为教育部是否回归《公民与道德》与要求公民之权利与义务并重。

 

 

谈权利不讲义务 有碍公民教育

2019-10-31 23:54联合报 王偲媛/高中生(新北市)

看到台中张姓高中生不服学校记过处分,提出行政诉讼,继而申请释宪的新闻报导,颇有些感想。

首先,校方对张姓学生的行政处分是必要的。学生吸菸本就属于学校应处理范畴;至于无照驾驶,对社会而言,更是肆无忌惮—比起酿出人命,只记过处分已是大幸。况且,学生本分是学习,包括从错误当中学习;而承担做错事情代价,正是从错误中学习的途径,从这角度看,张生提出诉讼,是不是可以解释为「逃学」—逃避纠错学习的责任呢?

 

然而教育部门却表示,释字七八四号更能保障学生的权利。话虽如此,我以为,这本意或许是「进步」解释文,却可能让未成年人「恃宠而骄」,有碍学生悔过自新觉悟,失去另一种学习层面—道义人格进步的机会。用佛洛依德话来说,这是顺从或保障「原我」,而可能阻逆「超我」成长的条文。

 

「公民」是「具有一国国籍,并根据该国宪法和法律规定,享有权利并承担义务的人。」既然权利与义务并陈,学生作为公民群体一部分,其自然权利必会受到某种限制。就拿张生来说,他作为公民可享基本权利,但其自由权会受到限制,无照驾驶已违反维护社会秩序目的。换句话说,作为公民,部分权利被限制是理所应当;况且,学校基于教育,也不能不有所作为。

 

当然,这条解释文合不合理,确是个公民议题。各级学校或有素质不济、甚至人格不堪教师在进行反教育。但该解释文是否会让存心「不务正业」学生有恃无恐,不但有碍学校管理,更有碍兢兢业业的学生。

 

比如报载的寄「血衣」恐吓课审代表,或如暴力侵占与毁损公署的学运成员,这些人是大学生,但如发生在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管理却碍手碍脚,恐怕家长和学生难有宁日。难道安静或沉默的多数人,就不是「公民」?

 

 

看新课纲高一《公民与社会》第一册第一课〈公民身分与人权保障〉,通篇谈权利,而不讲义务;我怀疑学弟妹将来的公民人格,恐怕满是欲望权利,而竟无道德原则。这样敢做不敢当的人,还不如一个愿意投案的香港杀人犯吧?

新解释文出台,对真正进步的师生来说是件好事;但对于静默或需要安定环境的中小学师生和家长来说,司法者同时也欠缺一个解释。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