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准医师不谙台语补救之道需及时,甚至让原住民、客家、福州话也要予以重视2019年10月13日
2019/11/11 15:40
浏览428
回响0
推荐6
引用0

准医师不谙台语补救之道需及时,甚至让原住民、客家、福州话也要予以重视20191013 

林泉利马祖旅台退休国中老师

 

早年因为国语教育普及毕业自医学院与护理科系的医生护士与病患之间沟通没有问题所以医病之间的意见交换自然顺畅无阻但是随著年轻医护没有讲台语闽南语的习惯仍多尤其是部分家中没有以台语、闽南语能力基础如果加上同侪间都以国语为主,学校也没有未雨绸缪与提供辅助之道,让年轻医护去面对上了年纪的长照病患,当出糗的纷纷扰扰如果变成医病纠纷与遗憾,笔者认为兹事体大,笔者认为相关培育的医护学校应该有所及早因应才是。

 

因为现阶段台湾还是以闽南语方言为主流,所以有更多大学科系教授除了多了英语受授课外,加入闽南语穿插授课让学生融入学程中。当学生知道务必听懂授课老师的内容必须突破语言的障碍,穷尽所能补强外语能力,或开始从同学身上恶补强化台语能耐。当大环境使然的被迫自我强化与自然的学习之后,其实医护的蔡台语应该不事问题才对。如今被拿来讨论,笔者认为所有的医护校系何妨建立共识,为正在求学的学子开立相关语言课程!

 

 之前有部分医学系考虑学生台语能力不足,以选修课程让学生认真面对。但毕竟一般台语的会话能力与专业医护闽南语流利出口还是有落差,所以教育部应责成台语专家与熟谙闽南语的医学专有名词之教授一起合作,在短时间内编纂一套实用课本,既可在医护学程中在课堂上教授,也可以让医护科系学生与在职从事本业者拿来自修。因为牵涉诸多专业名词需要各界发挥集思广益讨论与增减、修改,如果能在出版之前上网提供大家不吝表示建议,或许会更理想吧!

 

熟稔本土语言不仅止于闽南语,对于原住民、客家,乃至离岛马祖的福州体系的方言,基本上需要返回原乡保送的家乡服务,对于拥有原住民与马祖年轻医护毕业生,乃至到客家庄服务的同学,因为相关大专院校还是以闽南语为主,难免会疏忽这些学生。笔者建议卫生部编列预算与相关县市卫福局处合作,或利用寒暑假开设母语课程,或利用实习机会让学子们到第一线以既有原乡语言与病患沟通,当然编纂手册人手一份更是必要的!

 

 

 

 

脱口罩讲成脱裤跑!医生别讲菜台语 医学系开课抢救

2019-10-12 22:28联合报 记者张锦弘/即时报导

台湾已迈向老年社会,越来越多老人到医院求诊,有的只会讲台语、听不懂国语。但年轻医师的台语却越来越菜,鸡同鸭讲常闹笑话。例如请病人脱口罩,不懂口罩的说法是「嘴掩」,国台语夹杂讲成「褪裤走(脱裤跑)」;手术后送「观察室」,讲成吓人的「棺材室」。台大、阳明、成大等校医学系因此纷开设医用台语课,有助医病沟通、精确问诊。

58岁阳明大学医学系主任凌憬峰,父母都是本省人,台语很流利,但他近年来发现医学生即使出身本省人家庭,台语也不轮转,他这学期的大一导生,就全都不会讲台语。

凌憬峰说,以往阳明医学生若派到高雄荣总实习,常因不会讲台语吃尽苦头;系上曾请学生扮演医生,和「标准病人」对话,学习如何问诊,结果对方一开口就讲了一大串台语,学生当场傻住。

阳明医学系因此自多年前,就为实习的大5生开设医用台语课,后来扩及大一、大二通识选修课,请钻研台语的系上毕业生协助教学,对方教很多本土剧演员讲台语,能用流利台语朗读「摄护腺手术同意书」,课堂上从台语的渊源谈起,再教内、外、妇、儿科等常用台语;考试则要学生分组,针对不同医病情况,全程用台语对话。

台大医学系学会很早就开设医用台语班,甚至有学生学出兴趣,和同学编写「医用牙语教学」造福学弟妹;成大近年更开设医用台语数码课程,让学生随时上网学。

曾借调北医的成大医学系教授黄朝庆表示,讲台语要有环境,现在台北出生的小孩多数不会讲台语,因缺乏练习环境,不能强求;但若就读台南的成大,周遭讲台语的人多,学台语就快多了。但医用台语要问得更精准,且最后要转为英文病历,较简单如肾脏的台语是腰子、胰脏是腰尺等,但有些器官如副睾,即使硬翻成台语也不通用,只能用图示等其它方式解释。

「医师的态度更重要!」黄朝庆说,医生见到病人,往往用「呷饱没?有困好没?」等几句简单台语嘘寒问暖,老人家就会很窝心。

台大医院云林分院住院医师谢正彦说,从小家里讲台语,但尽管他在台南市念中小学,但从小下课同学就很少说台语;进台大医学系后,平时更是没人讲台语,台语又退化许多,有次返乡还被爸爸念。直到毕业后分发到云林分院上班,9成病人都讲台语,深感医生如能用台语问诊,本省籍的老人描述病情会详细很多;其实会讲客语的医生更少,客家老人也很需要医生用母语关怀。

不过,谢正彦说,遇到一些比较新或罕见的疾病,用台语也难描述清楚,例如最近很多老人得「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就很难向病人解释清楚,医界后来用台语通称「肺塞病」,但病患仍有听没有懂,只说咳起来很像「虾龟」(哮喘)。

阳明医学系毕业、林口长庚医院住院医师洪尔谦也表示,他小时候住高雄,国中搬到台中,大学读台北的阳明大学,等于北、中、南都住过,发现他们这一代的年轻人,台语讲轮转的人很少,他进阳明医学系之后,同学也是很少讲台语,到台北荣总实习,因为病患很多是老荣民,有时反而是听外省乡音较吃力。

直到他到林口长庚当住院医师,才接触到更多讲台语的病人,深感会讲台语很重要,也较能问出病人的详细感受。之前有同学台语不好,听不懂病人陈述的症状,只好赶紧问旁边的家人或其它医护人员。

要用台语问诊或检查身体,有时真是一门学味,曾有叶姓长庚医学系学生用台语作神经学检查,做成youtube影片,台语之流利,让网友叹为观止,开玩笑说他是不是有在电台广告卖膏药。

他说,在医院见习,发现医院的阿伯阿姆很多人习惯讲台语,很多护理师们平常也都用台语聊天。他在家里都讲台语 ,台语讲得尚可,上大学后发现不少2字头,母语是台语的同学们,台语讲的稍嫌哩哩落落,在跟病人沟通遇到满大困扰。

他观察发现,在他见习的医院,现在仍然会遇满多听不懂华语的长辈(台语人、客语人、原语人都有,但他见习的医院台语人占绝对多数),而老一辈的医生就算母语不是台语,也都在环境驱使下学会跟台语病人沟通,但现在的年轻医生已没有能够自然学会台语的环境,而这些听不懂华语的病人还是在,造成有点「医家属不医病人」的情形,让他觉得怪怪的。

「当然,我这里不是甚么"台湾人应该要会讲台语"的沙文论调,我觉得公家单位为各种以本土语言为母语者专门请翻译或设有专人服务是应该的,大家都有缴税。」

 

 

 

医护菜台语 告知要照X光患者竟跑走了

2019-10-12 22:30联合报 记者陈雨鑫/台北即时报导

医病沟通一直是医护重要的课题,医学用语上即使用中文都可能难以讲得清楚,当病患遇上不懂台语的医护,往往闹出不少笑话。曾有医检师告知长辈照X光前会倒数,但医检师台语不佳,国台语夹杂,话说成「阿嬷听到三、二、一就要照(走)唷」,阿嬷不疑有他,听到指示马上离开,让人哭笑不得,还有护理师协助患者在手术前移床,但一口菜台语却将「趴过来」,却讲成「哩狼趴过来」,吓得阿伯以为等等要动生殖器手术。

新光医院心脏内科主任邱俊仁说,在医病之间,因医师不会台语闹出太多笑话了,例如,告知服药时间三餐饭后吃,菜台语医师就可能让患者解读数十种版本。有些年轻医师不知如何告知「药物只需要吃半颗」,直接说成「药爱呷一边」,患者有听没有懂,一串药只吃一部分。

林口长庚临床毒物中心主任颜宗海是马来西亚华侨,从小学福建话,但马来西亚的福建话有些口音,升主治医师第一年后,曾到罗东支持医疗,全程以台语向患者讲解泌尿道感染,只见病人一路点头,但离开诊间后却对著护理人员捶心肝,责怪自己真的老了、耳背,医师讲国语,但他居然一句都听不懂。

一位年轻护理人员私下表示,自己刚进入临床时,曾闹过笑话,告知病人当喘不过气的时候要放轻松,但不会讲「喘不过气」的台语,以为是不吸气,但国台语夹杂讲成「不素鬼」,最后变成「哩不素鬼时爱放轻桑」,让患者觉得莫名其妙。

和信医院药剂科主任陈昭姿说,除了医护人员以外,药师在解说处方笺时,也可能因为菜台语而沟通不良,该院在廿年前开始,招募药剂师时,考题之一就是用台语讲解处方笺,若是讲不顺,后续就会协助开课程,提高药剂师台语能力,让患者理解。

邱俊仁说,几乎所有医师都是在担任实习医师、住院医师时才开始学台语,常闹出笑话,特别是专有名词,很多医师念不太出来,如今医学系广开台语课,他乐见其成。

 

叫病人「脱裤走」?医护不再菜台语

22:492019/10/15

中时电子报

林郁庭

台湾许多老年人都还是习惯讲台语,但许多年轻的医学系学生听不懂台语,不然就是说起台语不流畅,有可能造成看诊时的沟通障碍,还出糗闹出不少笑话。对此,许多医学系开始特别开设台语课,教这群未来的医师们「讲台语」。

过去曾流传著一则笑话,讲述有医护人员因为「菜台语」,本来要叫病人「脱口罩」,却讲成「脱裤走」,但随著台湾迈向老年社会,越来越多老人到医院求诊,逐渐让医护不会讲台语一事不再只是笑话,而变成时常发生的场景。

阳明大学医学系教授林良儒在台语课上就示范,许多医护要说胰脏的台语,却变成发音「姨丈」,不知道正确发音是「腰尺」。

阳明大学医学系主任凌憬峰表示,许多学生在实习阶段,要照顾病人时却碰到无法用台语沟通的窘境,他表示当学生上完台语课后,就比较可以听懂老人家在说什么了。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