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诗小说—花房
2019/02/18 21:22
浏览192
回响0
推荐0
引用0

<诗小说花房>  2019

 

炮仔声中,伊的大红高跟鞋被扶进了花房,当晚花苞依著时序绽放,露华打湿娇弱的伊身,喜悦底电流令伊瞬间颤抖颤栗。伊紧搂抱住沁凉单薄的自己,拿花房宽厚的胸膛望心上贴裹,不意竟此将善梦的种子植入花房肋骨。稍早,花房的门开了,伊的大红高跟摆去了门后的阴影下,今后许得倚仗能踩出一条坦途的平底鞋来行。才过门槛,步入矇亮底廊道,接著楼梯风口,伊定眸拿住一阶一阶,生怕踏快了阶梯便滑走去。伊觉著似乎背后有风撕咧开了黑洞般的吸盘,袭卷去了后路?伊未歇脚,不惊慌,缓步和著紧凑底心跳拾级而下。

 

客厅的门是畅通的。伊小兽的心思悄悄趋近,且伏住门框窥视,发觉满室明亮,洁净墙白,丰满的沙发上,双双抱枕。几上茶盘茶具,杯嘴或立或扣,或含半口隔夜水,还新养茶渍。唯独没人声息。伊未入厅,寻思后进。厨下有锅铲缠斗的杀气。伊赶紧快步跟进,惶惶中初识柴米油盐酱醋茶。厨房是个山头,大头贴里有只款摆优雅喝下午茶的母狮子,伊这只小兽只能从蓬头垢面学起呵!

 

伊的花房是善梦的。伊小心翼翼的,把孵著花房的肋骨,一旦脉搏稍紧,温度一冲,机能亢进,情绪难免波动消沉时,赶紧为他粉妆精神。有时也帮肋骨系上秋千,为他高歌,推他上得逍遥。花房常时维持云淡风轻的背景,伊却未曾松懈紧抱肋骨的力道,时不时嘴上叼住,磨咬几口,将花房外塞入齿缝的残屑尽望肋骨发泄。肋骨是不会喊疼的。

 

不会喊疼,不能喊疼,这是善梦的花房赋予肋骨的权责。

 

日子推松了花房的门,伊的平底鞋逐渐失去抓地力,某天竟打砖贴的阶梯滑脱去,错断了肋骨。伊躺在床上成天听著花房空通空通的呻吟。伊贴近耳朵去,那是海沟深处翻搅逆涌的酸液?是肋骨积蓄久远的怒吼?伊眼睛汨汨渗出腐臭的尸水。原来自己早逝去多年。只还守著一嘴未寒的唇齿。

 

伊在念头上黑白著,老半天黑白著,时间褪的好远。伊慢慢拾起嗅觉,分辨出是小兽迷失在觅食游戏里的腥味。

 

花房的门开了,同是一条跌断肋骨的道路。扶手小心警惕抓紧小兽的指节,眼下是步步进逼的阶梯。伊以柔软的肉足去感受地砖的冷眩,阶梯下,前后进分道的岔路。伊踏进山头,锅碗瓢盆停贴妥当,锅铲偃旗息鼓中。伊自图库选了一只猫奴换掉摆优雅喝茶的母狮子。猫奴蹑足直入昏暗的客厅,捻亮顶上新任的灯管,聚光墙角纠缠破落的蛛丝。墙上狼狈污渍。

 

猫奴跳上沙发椅。猫奴陷入沙发椅。只是一种惯性吧!伊想。肋骨诱发出撕心裂肺的牢骚。伊干脆扯下错断的肋骨,却还无法禁止肋骨发热般底呓语。

 

就让猫奴晚上拿肋骨熬一锅汤来补补吧。

 

2019/02/01~13

https://youtu.be/bzqYSl1wDqs

全站分类:创作 诗词
自订分类:诗小说
下一则: 小说诗--谁说落红无情物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