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死之一字
2018/09/29 00:10
浏览1,498
回响1
推荐60
引用0

 

死之一字

除了极少数的特例外,似乎人人都怕这个「死」字,避之唯恐不及,因而创造了许多替代名词。正式的,如逝世、去世;一般的,如往生、走了、仙逝、驾鹤西归。

「走了」应该是较新的的创意,因为早年在国外听到某熟人走了时,还问:「他去那里了?」真的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他是离家出走呢?还是离开了工作单位?

「往生」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简称。白云老和尚对此迷思有所破解:「如果条件不够,往生的是六道之一。不一定就能往生极乐世界。往生那一道?也是自己的作为,别人不能代替变更。」

其实人死了,四大解体,已没有「名相」的问题。有问题的是活著的人的「心意识」。因为「名相」只活在活人的心里。

活著的人每年都要过「生日」,为什么对「亡者」的周年要刻意避开「死」字,称之为「忌日」?除了「死亡证明书」要直称「死亡」外,家属替他只能办「丧事」不能办「死事」。要消除面对死之一字的无形畏惧,大概只有修习佛法正法才能解脱。

白云老和尚谆谆教导在「一度止观」就要学习把妄想杂念的「非想」导向「与道相应,与生死有关」的思惟。这个「生死有关」的「死」字,如果当作顺口溜,赶快念过去,应该不会起任何作用。如果要深入探讨「死」,首先要能坦然面对这个字。

曾在菩提寺泡茶,论及「什么是生命」时,修禅的若磐住持说:「一个又一个的无明。」

智翔教授师略为沉思,说:「不甘愿死」 -- 这四个字,我「想」了三年还在「想」。生中有死,死中有生,如何呈空相?想之不尽,其中思惟的空间好大啊!到底是老禅师门下的高僧,不同凡响。不比印光法师在床尾墙上贴个「死」字之著相。

三十岁之前的四年中,在美加地区的高速公路上经历过六场「必死」的车祸,均人车无恙。当年的速限在144公里(90英哩)左右,其中一次从三十多辆因路面结冰打滑撞成一团的车子「中央穿过」。

最后一次是在午夜时分,夹在护栏和一台卡车之间行驶时,迎面上坡处突然出现一辆逆向轿车,相对速度超过280公里,竟然在一刹那间作两个90度大转向,落卡车尾后,只右移了一个车道,逃过一劫。

在第一次向右90度大转向时车头正对路侧护堤上种的三排小松树。在明亮的头灯照射下它们显得胖嘟嘟地,青翠得无与伦比。刹那间的感受是出奇的安宁,似乎嘴角含笑地说:「我就葬在这里。」又似乎说:「我躺在这几棵翠绿的小松下,好开心。」时间好像停止了。此后数十年间,每次想起,那几株青松矮胖的身影仍然鲜明地呈现眼前,而且心里出奇地平静、欢喜。

我对开车的李教授说:「你的技术,天下第一」。

他是基督徒,用手指指车顶:「不要这样讲。没有人能够做到。……某人在上面看顾我们(Someone is watching us up there. )。」

第二天早报头版报导,安大略省主计长,二十多年专业,才真除首座一个月,赴北方小城剪彩,午夜回程被一位二十多岁年轻人的车逆向撞上,夫妻当场死亡。照片中两车烧成一堆废铁;另外波及一车,父女二人重伤。

李和我沉思良久,结论:「今后活著的每一天,都是Extra的」。事实上也是如此,此后的每一天都是「多给的」,和那几棵可爱的小胖松活在一起,和「死」活在一起,心情坦然、安适。

随老和尚学佛后才发现「似乎亲切地和『死』活在一起」的那个安适,并非真的安适,因为我有那么多前所未知的计较与执著;才发现我有那么多烦恼,「心里有那么多的事」甚至于不到累趴了不敢去睡觉──怕躺下去闭上眼睛却睡不著,起床时头晕脑胀,连走路都歪歪倒倒。

今天我把烦恼或「大烦恼」定位成「活著的死」,才略为领悟到一丁点「不甘愿死」的禅味儿。

人寿保险在台湾刚开始的时候推行得很辛苦,因为大家忌讳死字。后来以利诱之(多年后有丰厚的利息)并宣传「能保障家人」,才得以普及化。成功的道理很清楚,是避开「死」字,只谈「利及保障」。(老外则是强调死字:你死了,妻、小怎么办?)

在国外还有一个必备的「保障」就是立遗嘱。一般人在成家立业尤其是有了第一个孩子后,不但需要买保险,还要立遗嘱(财产继承法和国内完全不同)。

学佛后,我的遗嘱交待如果遗体还可用就捐给教学医院,给学生实习大体解剖;如果没人要则即刻火化,不取骨灰,不要哭丧,不要念经(谁也超度不了别人),不要任何「葬仪」,因为死了就是「死了」,这些和我这个「我」已无关。

说到哭丧,死了不许活人哭,似乎在今日社会属于「异端」,我不仅如此,还交待过「死后,你们喜欢做什么,是你们自己的事,不要赖到我头上」。妻也有共识,所以基本上不成问题。只是偶尔会动好奇之念,我的想法、做法会不会太不近「人情」?

读《大般涅槃经》看到各界鬼神、罗汉、菩萨来到佛前都哭得希哩哗拉,连十地菩萨来到佛前也「涕泣盈目,生大苦恼」(〈序品第一〉),被佛痛骂:「莫如凡夫、诸天人等,愁忧啼哭」(〈哀叹品第三〉)。

可见「情执」破除之难,即使从「无欲」的罗汉到十地菩萨都有逃不过的「爱别离」,何况吾辈凡夫!

事虽小,仅及于「哭与死」,但佛经义深文奥是否有其它密义,尚难解。只是好奇心未泯,老想知道高僧们对「哭与死」直接的看法如何?

有天终于逮到机会问一位法师:「老和尚死了,你们哭不哭?」

答:老和尚说:「如果我死了,你们敢在旁边哭。我会跳起来甩你一巴掌!」

哈!哈!是禅?非禅?管它干什么!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心情日记
自订分类:心情随笔
上一则: 胜利新村胜义巷的那些年(吴荻华)
下一则: 参老
回响(1) :
1楼. 【无★言】家喻户晓的中国人
2019/04/01 07:29
美加速限九十英里?不知是何年?现在不是才七十吗?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