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见山三部曲
2018/09/24 22:44
浏览720
回响0
推荐36
引用0

见山三部曲

一大早登上二十楼的天台迎接晨曦,

那布満天空的朝霞立刻吸引了我。

从暗红、深红、金红慢慢转成金黄……

台南竟然出现这么绚丽的天空?!

走遍七大洲都没见过,真的叹为观止。

旭日自东方升起,

中央山脉,

丝丝的云带,

间隔出一层比一层高的山群,

像极一幅美好的国画。

空气还是那么清新,

深深地呼吸,伸展双臂……。

乘电梯回房,眼底仍留着那一片山景……。忽然想起若知教授师不久前在《金刚经硏读》中谈到「见山不是山」的见山三部曲……。

泡一杯香浓的咖啡,舒适地坐在「阳光室」(Sun Room)的沙发上享受那清晨初现的温暖、明亮的街景。目光不经意扫向周遭挂的摆的各种盆栽,红花绿叶各展娇媚,生趣盎然。对面有张原木雕刻的长椅,右边一座铜枝镶花的镂空屏风……植物,木材,铜矿……不都是「山」的产物吗?

进到「山」里面瞧瞧吧!古人说仁者乐山,因为山能包容万物。「山」是什么?……亲身经验的,书上看到的……各种景像一一在眼前闪过。

有大有小,大如四千多公里长的安底斯山脉,小如半屛山;有高有矮,高如埃佛勒斯峰,矮如梅岭;有尖有圆,尖如落矶山脉的金字塔山,圆如纱帽山。有悬崖峭壁,深谷急湍;也有铺满野花小草的缓坡及涓涓细流。有青海及提提卡卡的髙山大湖;也有或清或浊的水潭泥沼。有雄崌的冰河,也有宏伟的巨瀑。有从热带到寒带的森林,也有寸草不生的岩山。

植被从巨大的神木到灌木,茅草,苔藓,细菌……包括整个植物界。在山中穿梭的从熊鹿鼠到蚂蚁;飞翔的从鹰鹫到飞虫……数之不尽。

地面下又是另一个生物及无生物的世界。生物从巨大的根系到显微镜下的微生物;无生物从岩洞钟乳到各种金属、非金属及宝石、次宝石矿物,还有地下水层或火山或泥浆。

山形的结构会影响大气的流动,有落山风、焚风或东山飘雨西山晴;东北季风吹惨宜花东时,一山之隔的台南却是风和日丽;山谷中的气流更是瞬息万变,常常连救人的直升机都不敢飞进去;高山上气压低到连饭都煮不熟;山、林内的「微气候」(Micro climate)更是十歩一变。

从动植物「深入」,里面岂止八万四千法门:大到生态学,分类学渐渐细到解剖学,生理学,细胞遗传学,生物化学,基因工程,再深入到分子,原子,电子,微粒子。又牵涉到它们表现岀的色谱、质谱、核磁共振、水解电解、氧化还原、化学物理等性质与作用及各种测量技术、仪器设备和理论科学。

无生物的山中世界,也包含万有:矿冶工程,隧道工程,堤坝路桥,考古探险,地理地质,气象地震,火山海啸,甚至爬山攀岩,踏雪寻梅……每一种都有専业;每一专业中还有细分的无数专业。每一细类中的知识经验穷毕生之力都探究不完。钻之愈深,看到的愈「不是山」,但它们也都是「山」的内涵。

浮云般的记忆,如梦似幻,一生的经历都在一个「山」字中飘过……手中的咖啡也凉了……见山?是山?不是山?还是山?脑海里又浮现了若知法师说法的音容,胸中愉悦踏实,嘴角一丝淡淡的微笑……

不知不觉中再度踏进了电梯,回到天台上。遥望靑山,亦然如诗如画,但「见山还是山」的意境更为悠远辽阔。

……青山渐渐远了,淡了…… 山岭天际现出了老和尚的法相……思……念……思念……心头泛起百般悲悽,万分感激。

老和尚教我们的思惟之道是从生活上亲身经历的人、事上下手,如「吃饭」,但不能住著在饭菜的相上,要引发在佛法修行上有关的联想和思惟。依他谈「吃饭」的逻辑,「见山」的后续思惟该如何导向?首先联想到的是:「见山三部曲」和老和尚所释「佛教,佛学,佛法」三部曲如出一辙。

世俗的佛教徒如果只知道烧香拜拜,求佛祖保佑,那只是「见山是山」的阶段,对山并不了解,对佛之所教,处于笼统、模糊或无知的状态。

如果「深入经藏」或是考证孰是孰非,愈钻愈细,或是能一字不漏地背出整部《法华经》(见六祖《坛经》)而不明其法义,岀口都是「佛说」却如牖中窥日,只能说是在名相、文字相、心缘相上打转。正如从巨大的神木往细处看,看到细菌,再看到其中的分子原子。它们都是山的成分,但这样去看的山已「不是山」,因为失去了山的精神。老和尚解释「佛学」时说,一个佛学家可能在经典上的知识比谁都多,如不能依法修行,并不能从其中得到「佛所教」的饶益。「深入经藏」之时只是处于见山不是山的状态。

「禅通三藏」不是说学禅就能通三藏,而是要先通了三藏才能用禅的意境表现佛法。「通三藏」的过程必须经历「见山不是山」的勤学,但要退到山外远处才能见山之全貌。

小时候学过书法及国画,也得过奖。在先父指导下,知道字画要挂起来远看。从大学起一辈子活在科学的领域,未曾练习书法。偶需写「斗大的字」时,每一笔一划、一勾一点都符合「永字八法」相当满意,但一挂起来,真是「难看死了」。学佛亦然,必须从一笔一划的「见山不是山」练起。写好了挂起来,退到远处就可以看到好的部份及众多的缺失。进到山里去看山的细部(见山不是山)是佛学的领域,正如进入老和尚的著作演讲去看佛典的法义,作「信解」的功课。「写好了,挂起来看」(见山还是山)是依所学而做「行证」的佛法修行。「信解行证」有其层次,一次次向上累积,改进。一如挂起来的字,初期必定难看,慢慢地写到不太难看,到还好,到好看。

做一个学佛的人要常常到佛法的「宝山」里面探索和自己契机的部份(信),仔细地思惟吸收(解)。再退到山外,以新的知识再去看那座宝山,「见山还是山」就有了不同于「见山是山」的新内涵和意境。从高山流水之音体悟「有、无、非、空」(思),以之面对现实生活中的一切境缘(行),化解了一个问题,得到一个解脱、一个悟(证)。不断地回到宝山中探寻契机吸收营养(智),再从山外之境中发挥营养的热能(慧),慢慢地累积,以期「我」挂起来的那幅宝山图能够表现出它的真实全貌——明心见性也。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