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诈骗国人36年
2019/11/14 06:17
浏览456
回响0
推荐7
引用0
获LSE证实,牛津博士再爆论文门:两大惊人新发现!
美国台裔教授林环墙、前台大教授彭文正博士、贺德芬教授和牛津博士徐永泰等人,追查「论文门」多时,终有新进展,但蔡始终不愿正面处理论文问题。
牛津博士徐永泰深入追查蔡论文弊端,有两大新发现,且其中一个是向LSE校方查证获得证实的消息。
美西华人学会12月7日举办研讨会,牛津博士徐永泰特别就蔡英文的「论文门」调查提出以下两点新的发现:
第一,徐永泰表示,根据伦敦政经学院对外公开的官网,可以查到该学院1950年到目前爲止所有毕业生的名字。但在该校1983-1984校友会名单上,没有出现蔡英文的名字。
第二,「伦敦政经学院信息管理部负责人」给他的信中明确表示,「我们确定LSE法律系没有蔡英文有关博士相关论文口试考官和考评报告的记录」。
一位伦敦政经学院退休教授表示:当时(1984)所有博士论文口试和考评的的报告,应都还是存放在伦敦大学的Senate House。
林环墙最后强调,「我们(追查蔡论文的学者团)的海外调查一直在进行,也已确知蔡英文没有博士学位。我们还是希望,蔡英文女士回头是岸」。
蔡英文企图鱼目混珠、硬拗说那本黑皮书就是1984年的博士论文,是蔡英文侮辱了台湾人民的智商、把台湾人都当成傻子来骗。 未来蔡英文的下场,应该会和韩国女总统朴槿惠一样、和贪污骗子扁一样,一下台就直接走进牢笼。
彭文正应该控告蔡英文36年来触犯了的罪责:包括欺诈罪(数罪)、僞造文书罪(数罪)、诈领薪资罪(数罪)、唆使罪(数罪)、诬告罪、贪渎罪、滥用公帑罪、谎报罪(数罪)、、、等等多项罪名。

蔡英文是台湾最大的诈骗头目,必定要为36年来的诈骗行爲付出代价,得到应有的惩罚。 彭文正加油!向彭文正博士教授致敬!
蔡英文「学历造假」,诈骗国人36年的心路历程!
为了追查蔡英文的博士学历,前台大教授彭文正、旅美教授林环墙(旅英教授徐永泰)等博士教授,于十月十八日联袂飞到伦敦,当地时间下午二时在一家五星级Savoy旅馆召开国际记者会,揭发蔡英文学历造假的破绽和疑点,事后美国伊利诺芝加哥大学教授汪志雄也投书媒体,声援彭文正及林环墙,并对蔡英文的论文列出诸多疑点,并有太多疑似后制添加的痕迹,并说「追求真相而被冷嘲热讽并不可怕,昧著良心马屁护航才是真可怜」。汪教授认为这「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号称可以拿到两个博士学位的论文质量,更不可能是可以通过学校审核、最终定稿的博士论文完本」。
历经国内外有识之士(注一)锲而不舍、抽丝剥茧的追查结果,包括林环墙博士亲自三度查閲、徐永泰博士亲赴两度查閲(本年6月28日蔡送进LSE妇女图书馆)所谓的博士论文所得的心得与看法(注二),以及彭文正也亲自飞到伦敦,除了召开国际记者会,还造访英国法政图书馆和国会图书馆,找寻蔡论文的下落(注三),也亲自按址寻觅台湾计划研究室的芳踪(注四),所得到的综合总结:蔡英文在1982年退学之后就返台,1983年至1984年根本没再复学、没有注册、没在修博士课程、没提交论文、1984年根本就不可能有通过博士口试、更不可能有获取博士学位。
蔡英文「论文门」事件延烧数个月,国民党立委陈学圣日前具名向教育部提出检举,蔡英文的博士论文和她发表在期刊的论文有20多处相同或相似,涉及「自我抄袭」。教育部长潘文忠受理表示,将依学术伦理审查程序进行处理。
前台大教授、《政经关不了》节目主持人彭文正博士昨(29)也透露,蔡英文假博士、假论文的「论文门」事件,已经引起国际学术界的高度关注,不只是英国法院、英国教育体系(注五)、英国警方、英国媒体;甚至连美国国会、国际媒体、美国人权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都将「论文门」事件列入调查;台湾教育部、台湾法院、检察院也开始介入调查(注六)。
根据前台大教授、《政经关不了》节目主持人彭文正博士亲赴伦敦探访;童温层节目主持人童文熏律师和杨宪宏博士的破解;徐永泰、林环墙两位博士教授的亲自到伦敦妇女图书馆,检閲蔡英文今年6月28日才送进妇女图书馆收藏所谓的博士论文读后心得;以及曾淼泓和欧崇敬对论文门的精辟解析,可以清楚的知道,蔡英文在1982年11月办理退学就回国了,1982到1983以及1983到1984两个学年,根本没有注册、没写论文、没有得到伦敦政经学院博士学位、在9月23日总统府记者会中所亮出来的三种物件中,学籍登记卡是篡改的(硕士划掉改写博士、添加写上1984年授予学位,但没写明是何种学位)、三张博士证书都是买来的、所谓的博士论文是返台任职之后,在政大法学期刊陆续撰写的多短篇文,翻译成英文的合成本)。
根据上列博士学者的探访、亲阅、解析,可以扒梳出蔡英文自1982年底返台服务,就开始进行一连串学术诈骗至今36年的心历路程:
爲了推论的完整性,姑且把蔡英文就学时间再往前推个四年,也就是1978年台大毕业,经过李登辉的推荐拿到妇联会奖学金(注七)到美国康奈尔大学就读,因爲刚到美国,蔡英文的英文程度仍然很菜,所以在美国康奈尔大学待了两年,根本就没有得到硕士学位(注八),直到1980年九月就转赴伦敦大学政经学院才就读硕士班(注九),1980年到1982年六月共两年的时间,蔡英文在政经学院写的是硕士论文、拿到哲学硕士学位,接著申请博士课程就学,论文的本文根本就还没写,只写了论文大纲,但是「博士资格考试」(注十)没有通过,就在当年11月办理退学返回台湾,囘台想要任教,只好求助她的干爹、当时最有权势的副总统李登辉(注十一),在李登辉授意,由当时的总统府秘书长马纪壮下条子给教育部长从宽处理,经教育部和政大审核委员的掩护之下,在没有博士论文和没有博士证书的情况,以偷渡的方式给蔡英文开了方便之门,让她担任政大「客座教师」任用,期间就陆续在政大法政期刊发表短篇论文,并指导硕士生,同时,检具发表过的数篇论文。由「客座教师」升任为政大副教授职务,一年半后再检具相关短篇论文和研究报告,申请由副教授升等为正教授之职(注十二)。
推论至此,陈某先说蔡英文这件惊世骇俗的学术诈骗案之总结:就是「蔡英文没有得到伦敦政经学院的博士学位、三张博士证书是假的,花钱买来的」。
蔡英文1982年底囘台之后,从1983年开始任教于政治大学法学院到1984,同时指导硕士生的论文写作,对外均声称是「伦敦政经学院国际经济法博士」,在政大法政期刊27、28期所发表论文,都自称是「伦敦政经学院国际经济法博士」;1984年到1989年任教于东吴大学法学院,并指导硕士生的论文写作,同样是以「伦敦政经学院国际经济法博士」自认之,所有公家机构、政府单位、学术机构,也全都跟随著认定蔡英文就是拥有英国「伦敦政经学院国际经济法博士」的头衔。
期间,在1986年参与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谈判代表团顾问;在李登辉政府时期担任国家安全会议咨询委员;2000年陈水扁上台后,以无党籍学者身分担任陆委会主委;2004年加入民进党担任不分区立委;直到2006年担任行政院副院长,蔡英文的从政之路可说是出奇顺遂,自己也意识到未来的岁月,极有可能攀登大位,开始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如何填补1983年至1984年没有就读博士班、没写论文、没得到博士学位的空白;所以在2006年蔡英文担任行政院副院长时,透过教育部国际文教处及驻伦敦代表处文教组督导下,在伦敦政经学院亚洲研究中心虚设了一个「台湾计划研究室」,任命施芳珑为该研究室主任,专爲蔡英文的假博士、假论文做涂脂抹粉的填补工作(注十三)。日前,阿扁爆料,蔡英文在2005年担任立委任内,曾经透过总统府国策顾问黄国俊找英国国会议员吉登斯(1996年至2003年担任政经学院校长),央求吉登斯帮忙处理博士学位和博士论文的问题。合理的怀疑,就是请求吉登斯弄张假的博士证书,9月23日总统府所亮出来一张1984年3月的博士证书,应该就是当年由吉登斯手里弄来的假博士证书(僞造文书罪之二);2011年和2015年爲了准备翌年参选总统,都是透过总统府资政黄国俊找英国国会议员吉登斯,央求吉登斯帮忙弄了一张补发的博士学位证书,虽说是补发的证书,但也是假的,这两张补发的证书,和注记1984年3月的博士证书又不一样,一眼能看出是假的(僞造文书之三、四)。之后,在2008年担任民进党党主席,直到2011年以党主席身份参总统,除了请吉登斯搞到一张补发的博士证书之外,期间也透过总统府国策顾问黄国俊找英国国会议员吉登斯,想方设法能够偷渡了一本假的博士论文进入图书馆,以及论文书目进入政经学院图书馆的档案索引中(僞造文书罪之五),但是,由于偷渡的博士论文因爲质量太差、不合博士论文规格,未被接受而功败垂成;偷渡论文书目进入政经学院图书馆的档案索引中,却是成功了,所以,现在校方图书馆可以搜索到论文数目的主要原因。
合理的怀疑,该年偷渡不成、所谓的博士论文,应该就是今年6月28日才送进政经学院妇女图书馆閲览室收藏的黑皮书,被政经学院界定爲一本蔡英文个人捐赠的藏书,并不是1984年的博士论文(注十四)。
蔡英文把一本多篇短文的合成本,根本不是博士论文硬说是1984年的博士论文来欺诈全台民众。(欺诈罪之一和僞造文书之五)。
到2014年再度当选民进党主席,爲了2016年要代表该党参加总统的选举,遂于2015年请吉登斯搞了一张补发的博士证书和注记1984年3月及2011年的补发件又不一样,三张证书三个样。按照伦敦大学规定,每个毕业生一生当中,毕业的学位证书只能补发一次爲限,结果蔡英文却在一次的记者会中,同时亮出了三张不同时段发给的博士证书,足以证明三张都是假的,没有博士学位、没有就是没有(诈骗罪之二)。
2016年5月20日就任总统时,伦敦政经学院校方曾经给蔡英文发出贺函其中只称蔡英文为「校友蔡英文女士」,并没有称蔡英文为博士,也足以证明蔡英文没有得到该学院的学位。
回顾蔡英文论文和学位,所以引起怀疑与热议的原因,是起于旅美北卡罗来纳大学夏洛特分校台侨教授林环墙(Hwan C. Lin)博士,爲了研究国际贸易与关税问题,认爲和擦英文的博士论文是相关领域的问题,所以早在去(2018)年暑假,特地飞往伦敦政经学院,想要借閲蔡英文的博士论文,做爲研究的参考,未料,到了寻遍伦敦各大图书馆,都找不到蔡英文的博士论文,让他感到沮丧、也觉得纳闷,爲何自称「好到能够得到两个博士学位的论文」会找不到?感觉沮丧、纳闷、到怀疑,开始了林教授的深入调查,直到今(2019)年9月6日,林环墙教授将LSE独立调查报告,共47页全部上网、公诸于世(注十五)。
而在政经学院查不到蔡英文博士论文的消息早就传回台湾,引起台湾学术界一片哗然,也让海外华人高度的关注和议论。遂有5月20日台湾大学法律系名誉教授贺德芬开了第一枪,召开名为「对蔡英文总统的呼吁」记者会,质疑爲何在其母校查不到蔡英文的论文?希望蔡英文能够主动出面说明;6月10日美籍华裔评论家曹长青在网络政论节目上开了第二枪,质疑蔡英文的博士论文和证书造假;节目主持人、前台大教授彭文正博士也在节目上表示认同、力挺贺德芬、曹长青的质疑与说法。
8月29日贺德芬再次召开记者会,公布了林环墙(Hwan C. Lin)教授,针对蔡英文博士论文与证书的真伪,所做长达50页的独立调查报告。该报告引用伦敦政经学院图书馆主管的电子邮件,称没有收过蔡英文的论文,以及今年6月28日才把论文传真回政经学院,质疑蔡英文的诚信问题,引发台湾部分媒体报导(绿媒没报)。
同一天,总统府立即公布盖有钢印的学位证书反驳,而蔡英文接受媒体访问时,也强调学历毋庸置疑。并说:「我曾被列在杰出校友的名单上,每次参与公职或选举都会检验我的学经历(学历和经历),絶对不会有问题。」;9月4日蔡委任律师控告贺德芬、林环墙涉嫌妨害名誉,。9月8日加告了彭文正教授涉嫌妨害名誉。
由于蔡英文假博士、假论文如此传扬世界,也让旅居英国牛津的博士徐永泰教授,9月16日特地亲赴伦敦政经学院妇女图书馆閲览蔡英文的博士论文,发现蔡的论文閲读过程需有图书管理员的「监视」,并被要求「不可翻印拍照」、「不可引用内容」、「不可录音」、「仅能使用铅笔」、「閲读过程不可喝水」。
对此,蔡英文9月19日回应记者,「这个我不知道,这我要去了解。」记者再次质问蔡英文,「图书馆员说,这个规定是应作者的要求设定的。」蔡英文面带恐慌地囘说,「不会是吧!」答完就仓促离去。
9月20日国民党立院党团召开「针对蔡英文论文疑云、成立调閲委员会找真相」记者会,党团总召集人曾铭宗希望蔡英文公布论文及学位证书;国民党立委林奕华则说,蔡总统必须讲清楚,包括公布论文、学位证书哪里一年获得;立委孔文吉则质疑,为何蔡的博士论文缺页、手改痕迹、有立可白?称若蔡欺骗国人,没有拿到博士学位,不仅要道歉,更要辞职下台;此外,陈水扁、吕秀莲等人,也纷纷要求蔡英文公开博士论文。因此,总统府终于在9月23日展示当年论文「原稿」,企图破除外界的传言,并表示将授权国家图书馆公开閲览。
当天,总统府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带著白色手套小心翻閲,深怕损毁,发言人也针对外界疑问做解释,比如为何学校图书馆之前没有蔡总统的论文?发言人张惇涵称,论文纸本遗失不是学生的责任,这本论文在35年前就已经存在,大英图书馆的论文检索系统可以查到纪录。至于为何论文格式不一?张惇涵则解释,当年蔡总统论文口试是当场通过,教授没有要求修改内容,而是要求修正错漏字,当年没有办法存档 ,所以用手写涂改很正常,至于现在在伦敦图书馆看到的论文有影印痕迹,是因为不断翻印,现在那本是6月中翻印再寄回给校方的。
蔡英文9月24日受访时表示:「为了找这个论文,把家里翻箱倒柜,找了半天才找到。」并说,「大家没有否认有论文存在,不是吗?」 台湾国家图书馆长曾淑贤9月26日表示,将于9月27日上午10时起开放民众在「台湾博硕士论文知识加值系统」查閲蔡英文博士论文全文(注十六)。
事实上(注十七),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是英国百年名校,学校官方网站的「荣誉校友」网页上,在各国元首栏位中,有列出蔡英文并注明1984年法学博士。2016年,蔡英文当选总统时,也有恭贺博士校友新闻稿。台媒《中央社》曾报导,伦敦政经学院(LSE)已经7月时答复台湾《中央社》记者询问时表示,蔡的论文副本已送到LSE的图书馆,正式编入书目。(注十八)
之所以,在台湾任何机构,不管教育部、政大、东吴,都找不到蔡英文获得博士学位的证书和博士论文,因爲当时根本就没有送交这些资料。
先有中文各期刊的短文合订本,再将中文合订本请翻译社翻成英文,连同先前在1981年所写的硕士论文合并,充当为博士论文的非论文版本。
爲何国民党对这个议题噤声,就是当时护航、开方便之门的国民党籍官爷们,都是当时李登辉的下属,现今依然健在、存活著,如果打这个议题,会直接打到自己人,因爲在当时以党领政的党国体系中,还有更多的高官是使用同样手法取得官位的。
在今(2019)年6月28日才补送所谓的论文,它只是多篇毫不相干短论文之合成本,有百分之九十是九十年代之后的计算机照排打字,只有百分之十是35年前,用打字机打出来的字体。这些百分之九十(占了合成本的绝大部分)是九十年代之后的计算机照排打字,就是蔡英文返台任教之后,陆续写出的十几篇短文拼凑合成的。而那百分之十是35年前,用打字机打出来的字体,应该是1981年所写的硕士论文(但刘鐡铮曾为蔡背书说,他确实看过蔡的论文,合理的怀疑,刘鐡铮看过蔡论文之确实,应该就是那百分之十、只有四十来页的一点点,绝不是六月28日才送到英国LSE妇女閲览室,有四百多页的合成本)。
而她所亮出来的三张证书,可以断定是伪造,是假的;如果真是校方的,必定是透过非常手段捐钱买来的(如同格达菲儿子捐150万英镑,请人代写博士论文、换得一张博士证书)。
注一:包括彭文正、贺德芬、林环墙、徐永泰、欧崇敬、董文熏、杨宪宏、陈学圣、曾淼宏、陈宜民、曾宗铭、吕秀莲、、
注二:本年6月28日蔡送进LSE妇女图书馆,所谓是1984年的博士论文,其中有十几个破绽和疑点,
注三:找寻蔡论文的结果,没有就是没有,英国法政图书馆和国会图书馆 的馆员,斩钉截铁地说「未曾收过蔡英文的论文」,如果有收过必定会建档、留下记录。
注四:彭博士按照网上地址亲自LSE校区查找「台湾计划研究室」的芳踪,校区安保人员表示,从来就没聼过有「台湾计划研究室」 这个名称、根本没有这单位的存在。「台湾计划研究室」 是网上虚构的虚拟单位,没有实体的存在,施芳珑就是这个虚拟单位唯一工作人员,专爲蔡论文门擦脂抹粉、发送LSE的假声明、发送假消息。
注五:其实最爲简单的方式就是,将蔡英文于9月23日总统府记者会中所亮出来的三种物件(学籍登记卡、三张博士证书、博士论文),直接送往伦敦英国法院或政经学院,要求法院或校方检验其真僞,并要求校方出示当年曾授予的学位,到底是哪里种学位(学籍卡中只写授予学位,但没明写学位名称)?是硕士?还是博士?合理的怀疑,这句话是之后蔡英文自己添加进去的(僞造文书罪之一)。 注六:现今台湾正由蔡英文全面掌控,虽然台湾教育部、台湾法院、检察院开始介入调查,蔡英文还对彭文正、林环墙、贺德芬三位博士教授提告,可以知道这只是蔡英文的拖延战术而已,台湾教育部、台湾法院、检察院只会尽力为蔡英文辩护、掩饰,不会有任何的调查进展,一直拖过明年大选过后,如果蔡英文赢得大选,这个堂而皇之的介入调查,就会堂而皇之的不了了之,如果蔡英文输掉选举,就只能依靠新上任的韩政府,撤换蔡朝官员、再重启调查。
注七:靠著李登辉、辜振甫和蔡杰生的私交关系获得奖学金。李登辉、辜振甫和蔡杰生的私交匪浅,是因爲都是皇民后裔、都具有汉奸的身份(有此身份才能坐拥高位、吃香喝辣)。
注八:蔡英文自称获得硕士学位,指导教授是被蔡赐死的Barcelo;但是Barcelo教授在十月初接受访问时表示,曾经和蔡英文交谈过,并否认曾经指导过蔡英文的论文,并亮出两本蔡英文在1979年、1980年的学生通讯录而已,并没有亮出蔡英文所谓的硕士论文、或硕士毕业证书。合理的怀疑,蔡英文在康奈尔大学就读两年,并没有得到硕士学位。若果有的话,Barcelo教授一定会亮出论文、和证书给访谈的记者看。蔡英文说她获得康奈尔大学硕士学位,应该就是开启学术诈骗的第一桩。
注九:因爲在康奈尔大学没有得到硕士学位,所以转赴伦敦政经学院再度就读硕士班,由政经学院1980年到1982年11月的学籍卡、未经涂改的原件可以看到,原始字迹就学登记是硕士班。(上头有划掉改写博士班,那是至为明显经过篡改的痕迹,是僞造文书的铁证之一)
注十:所谓的「博士资格考试」,就是博士生要写博士论文之前,指导教授约谈博士生,指导学生怎么写论文、指导撰写论文的方向,它不是最后的博士论文口试。根据蔡英文的大姊蔡英玲表示,「她(蔡英文)最后的博士资格考试,也是我陪她去的,我陪她在英国过两个礼拜,那两个礼拜我们玩得还挺开心。所以他们在说论文是假的,我实在匪夷所思,她交论文的前一年,那年我们两个都有回台湾,问她写了多少,她说两百多页,她训练自己每天写3到5页。」蔡英玲还说,英国的论文都要3、4百页,很厚的一本,妹妹蔡英文有那个耐心和毅力,这是自己从她写论文看到的。她27、8岁就念完回来,在政大教书,因她的论文是有关GATT的研究,所以国贸局、经济部就找她去当谈判的顾问」。
注十一:据市井的传闻,蔡英文的老爸蔡洁生和李登辉、辜振甫是早年旧识,都是因爲具有日本皇民身份(汉奸),台湾光复之后,很自然他们成爲挚友,蔡洁生生前曾向辜、李二人嘱托,能够好好照顾最小的女儿蔡英文,蔡英文亦将李、辜两佬侍如干爹。
注十二:1984年在政大申请升等正教授,结果尚未出炉就离开政大,转到东吴大学任教,东吴大学校长章孝慈是以教授职位聘任之。
注十三:请参閲陈棣辉博客「2019/10/13、论文门非校方声明」的评论文。
注十四:请参閲陈棣辉博客「2019/09/22、蔡英文学历造假」的评论文;以及观看彭文正博士的「政经关不了」;和童文熏律师的「童温层」视频。
注十五:请参閲林环墙教授LSE独立调查报告47页完整版!( http://bit.ly/2UiM3ih)
注十六:上架国家图书馆所谓是「蔡英文本在35年前就存在的博士论文原稿」,它是一页一页、没装定活页纸,根本不符合博士论文必须装定成册的基本要件,绝不是最后通过口试的最终版本,它根本就不是博士论文,再经过童文熏律师的逐条比对、破解得到结果,它只是蔡英文在1983年回国任教政大、东吴时,在政大法政期刊投稿的多篇短文,以及之后在政府部门任职时,为政府所做的研究报告,共有十篇不同短文,翻成英文(应该是找翻译社翻的,加上1983年之前在伦敦所写的硕士论文)的合订本,根本不是1984年的博士论文。(诈骗罪之三)
注十七:这里所说的事实上,全都不是事实,都是经过偷天换日、涂脂抹粉、出口转内销的障眼手法,请再看一次附注十三陈棣辉博客「2019/10/13、论文门非校方声明」的评论文,定可明白一切。
注十八:本年六月28日送进LSE妇女图书馆的烫金黑皮书,总统府坚称就是「蔡英文1984年的博士论文」,经林环墙、徐永泰两位博士教授亲自检閲,它不是论文,只是多篇短文的合订本,LSE妇女图书馆也没有列爲博士论文书目中,只界定为蔡英文个人捐赠的一本书(book)。
蔡英文把一本论文集硬拗说是博士论文,企图鱼目混珠、蒙骗民众,把所有人当成白痴,真是其心可诛、十分可恶!
附上数篇新闻报导,供参閲!
一、爲何蔡英文任教时的升等资料要列爲密件,封存三十年?其中必有见不得人的鬼!
林环墙说,非常荒谬,蔡英文过去任教于政大等人事档案竟然被归类为「绝对机密」,属于最高等级的机密保护。由于是从今(2019)年才开始列为「绝对机密」,所以,蔡英文的人事档案将一直被封存到2049年,才得以解密,而封存期限不可思议地长达30年!
林环墙表示,这里有两个问题值得台湾朝野予以特别关注:
第一,「为什么是今年才想到要以绝对机密封存30年」,又是基于什么理由?难道打开蔡英文的人事档案果真「足以使国家安全或利益遭受非常重大损害」?还是担心打开档案会让所有违法事证无法再隐匿?真的太荒谬了!
第二,是谁有这个权限将蔡英文的人事档案归类为「绝对机密」?当然不会是教育部长!根据「国家机密保护法」第二章「国家机密之核定与变更」里面第二条规定:「绝对机密」是由总统、行政院院长或经其授权之部会级首长亲自核定。 其实,简单说,就是蔡英文心虚地将自己的政大等人事档案规类为「绝对机密」。要不然行政院院长或教育部长怎么敢如此胆大妄为?
林环墙说,按「国家机密保护法」第一章第五条第三款规定,核定国家机密,是不得基于为掩饰特定之自然人、法人、团体或机关 (构) 之不名誉行为。 然而,林环墙认为,蔡英文35年来一直拿不出通过伦敦政经学院(LSE)口试的博士论文,这是铁的事实。另方面,英国校方的议会图书馆(SHL)与高等法律研究院(IALS)也从来不曾在1984年收过蔡英文理应依法定程序缴交的博士论文,这也是铁的事实。
那么,蔡英文怎么可能会有LSE的法学博士学位?林环墙表示「在这里,我再强调一次:蔡英文在今年先后被逼出3种不同版本的学位证书影印本,全部都是伪造的赝品!」随著时间向前推移,真相已越来越明。 蔡英文把人事档案列为「绝对机密」,企图遮掩真相,未来只会更难面对自己的良心与历史的审判。
他最后说,至于那一串串长长的挺英名单,将会停留在历史成为一串串的自我羞辱 ~ 真的,这是由衷的善意提醒。
二、彭文正直冲伦敦追查蔡英文的论文门!
追查蔡英文的论文门,网络节目主持人彭文正除了直冲伦敦大学高等法律研究所(IALS)的图书馆,接著又赴国会图书馆(SHL)找蔡论文,却都找不到。 彭甚至问SHL图书馆员,若3图书馆都找不到论文?馆员对此惊回说:「我从未听过这种情况。」
彭文正在《政经关不了》指出,他在英国当地时间10月21日到国会图书馆(SHL)用计算机索引系统,以各种方式都找不到蔡的论文,也到架上去找蔡论文的纸本,但都找不到。就跑去找当班的图书馆员。
彭文正问SHL当班的女图书馆员,在LSE有可能获得一个博士学位,但是还没有论文吗?馆员说,有可能。但被问到会在什么状况?馆员说,她不知道,因不完全了解所有可能的情况。
彭文正说,他试图在IALS找却找不到1984年的论文,馆员回:「我想如果它不见了,就不在我们的档案中。」彭问,2个图书馆(IALS、SHL)和LSE主要图书馆,3个地方若都找不到论文呢?馆员吃惊说:「我真的不知道,我从未听过这种情况。」
彭文正表示,他从英国伦敦带回来的几段影片兜在一起,会得到几个结论,就是蔡虽仍活跳跳,但灵魂被「一枪毙命」了。IALS、SHL图书馆都找不到蔡的论文;LSE图书馆目前则仅博士生才能进去,彭即使找当地的大学生仍没办法进去。
追查蔡英文总统的论文门,节目主持人彭文正赴伦敦大学高等法律研究所(IALS)的图书馆,查询蔡的论文,图书馆员找不到蔡的论文,居然还说,「我认为我们从未收到过」。
旅美学者林环墙在FB列5点表示「彭文正教授亲访IALS证实蔡英文论文没送来」,铁证如山,直接证实了:「LSE10月8日替蔡英文背书的声明是欲盖弥彰的谎言!」
旅美学者林环墙在FB发文,「彭文正教授亲访IALS证实蔡英文论文没送来」。他表示,「今年第二度赴英伦,并与彭教授碰面,也在伦敦做了些安排。我早两天离开伦敦,而彭教授则亲访高等法律研究院(IALS)图书馆,会唔图书馆员,以调查蔡英文的论文门。」
林环墙表示,这是第一次经由直接接触取得揭发论文门的重要证据,建议关心者可由节目的35:23位置开始播放来证实,这些证据包括:
1)蔡英文的1984论文不曾送到IALS图书馆;
2)如果议会图书馆(Senate House Library)有收到论文,一定会另送一本去IALS图书馆;
3) 蔡英文的1984论文,如果真有送到,IALS图书馆一定立即建立有完整metadata的图书目录;
4)如果有了论文图书目录之后,而纸本论文因故遗失,一定会在该图书目录注“missing;
5) 纸本论文绝不准带出馆去。林环墙说,铁证如山,直接证实了:「LSE10月8日替蔡英文背书的声明是欲盖弥彰的谎言!
合理的怀疑,蔡英文肯定在国务机要费,或在机密外交经费中,曾拨出数百万英镑给伦敦政经学院,换取三张补发、不实的假证书。 所以,政经学院校方一直在纵容施芳珑发放假声明,一方面又三缄其口、有意无意地为蔡护航,不肯说实话。
三、虚拟的台湾研究计画室
网络节目主持人彭文正来到英国伦敦,找寻疑曾在LSE官网贴文章,专为蔡博士学位「背书」的台湾研究计画室,却惊人发现,LSE保全查证后竟说:没有叫台湾研究计画的办公室。
彭文正在《政经关不了》质疑指出,伦敦政经学院(LSE)所谓的官网上面,贴的3篇文章称蔡为博士(PhD in law),源头是就台湾研究计画。不过,彭文正循著网页上的地址探访台湾研究计画室,竟发现惊人的事实,LSE保全被问到有听过LSE台湾研究计画办公室吗?该保全回说「没有。」查证后甚至说:「我们没有叫台湾的办公室,只在网上看到,其它什么都没有。」
彭文正表示,BILLENG网站就提到,LSE台湾研究计画建立在2004年,是英国的单位,附属于亚洲研究中心,亚洲研究中心已在2016年3月裁撤,原来的协同主任Steven Wang 2016年已是人类学系的退休教授。
而亚洲研究中心的人员介绍,则已经称施芳珑为前协同主任,若亚洲研究中心没有死灰复燃、台湾研究计画没有重新挂回研究中心,施芳珑到目前为止,也就是2016年以后根本没有任何头衔。 彭文正点出,2016年1月16日,施芳珑第一次发了一篇文章恭贺蔡英文博士当选台湾的总统,过了3天就有他们的网页去援引该篇文,并放在LSE官网作为公关的地方。
过了1个月又10天,亚洲研究中心就被裁撤了,他质疑说,难道是做了什么事被发现?而亚洲研究中心裁撤之后,到2019年这中间,施芳珑就没再用此方式发文。
那么2019年10月8日,LSE所发出的所谓蔡有1984的法律学位的那连结,是从哪里里来的? 为追查蔡英文总统的论文门,网络节目主持人彭文正深入伦敦来到伦敦大学高等法律研究所(IALS)的图书馆,查循蔡的论文,图书馆员找不到蔡的论文,居然还说,「我认为我们从未收到过」。
彭文正在《政经关不了》指出,他进入IALS图书馆,用蔡的英文名ING WEN TSAI和蔡论文题目「不公平贸易行为与防卫机制」,在目录中查蔡的论文。用各种方式查询后,该图书馆员说,「看来很不幸,我们是没有,是伦敦大学的论文吗?」彭文正回说,是1984伦敦政经学院的论文,是否可能遗失?该图书馆员:「我们可能从未收到过,如果遗失了,如果我们曾经收到过,会出现在目录上,但是会注明遗失,如果这些都找不到,我认为我们从未收到过」,也就是说,IALS图书馆并没有蔡的论文。
彭文正表示,蔡别骗了,论文并不是搞丢了,也不会因有电子书目就证明论文的存在,因为若这个地方有电子书目、那个地方却没有 ,图书馆就会开始去查,在实体上写「MISSING」,质疑后来有人想用公关的方式去操作「偷渡」,但功败垂成。
2011年就有人把手伸进整个LSE的图书馆系统,根据他现场的调查,该论文事件有两个企图心的主谋和一个笨手,3个人合力完成今天所有舖天盖地的欺骗手法。
彭文正质疑,2007年蔡英文当行政院副院长,2009年就有一系列LSE台湾研究计画负责人施芳珑进到台湾研究计画,一名老外是负责人,施芳珑则担任研究员助理这样的角色,有计画地把整个计画偷渡到LSE,这就是他这趟查访得到的证据。而这些证据也让他怀疑,该老外为人类学教授,掩护施芳珑只到一定的层级,没办法打进整个LSE教学和行政体系,所以会让很多事功败垂成。甚至就算拉帮结派,也没办法打进IALS、也没办法打进议会图书馆,所以就让这件事在这两机构中得到断点的线索。
四、网友看了你2019.10.22 的「政经关不了」后,彭P勇闯LSE,提供一点资料和建议: 1)几乎所有的网站 对于新制作的网页 都会在公诸于世之前测试一番。很常用的方法就是放在 xxx-test 底下。这种网址通常是不对外公开的。这一点,对于很多网页小编来说,应该是习以为常,天天都做的事。而施呼咙 却把这网址送回台湾 呼咙国人。这就表示,虽然现在LSE装瞎装死,对于一切询问,要嘛不回答,要嘛不知道,但有一天 ,如果他们被逼到无路可退时,LSE大可以宣称 那是个测试网页,而非官方网页,因此校方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2)那位 Prof. Stephan Feuchtwang (在LSE与施呼咙共事的另一位 台湾研究计划的协同主任,知名的人类学家,LSE emeritus professor of anthropology)不仅仅是一位英国人,他是位犹太裔人,在维基百科可以查到他的生平。应该是位年高德劭的学者。
3)我们已经看过三种不同的蔡同学的博士证书,各个都是制作卑陋 不堪入目。我的硕士证书比她所有的都象样。既然LSE已经声明 他们补发的证书会跟原件一模一样,彭P能否连络Jose同学/博士,把他的博士证书照个相,让大家「闻闻香」并跟蔡同学的证书对比一下。我高度怀疑,蔡同学的证书 又是个 fang-test 版的,而其格式与Jose 的正式证书 完全不同。(来几句题外话:fang 在英文里的意思 可以是毒蛇的毒牙 也可以是猛犬的犬齿。所以彭P和爱好真相的同学们,各自小心保重。)
4)我在最近一两个月,听到有关48万英镑匿名捐款之前,就从朋友间听到流言,说蔡家曾经捐过三千万给LSE。以当时(circa 2007)汇率换算,刚好是48万英镑左右。可惜这些流言都是在电话中或喝咖啡闲聊时发生的 而没有能够分享的确切证据。彭P在节目中曾要求立委们清查当时的政府预算,看看有没有公款私用。如果查不到,也不必失望,因为以蔡家倾国之富,未雨绸缪 打点一些有关角色,拿出个三千万来 是小菜一碟。我只能说 英国佬真廉价啊!不过立法院诸公,还是可以做些事的,譬如说他们可以调閲政府预算的详细资料,看看政府对LSE台湾研究计划的补助 是否还在继续进行,或是在何时停止的。如果还有发出补助,那怎会连个办公室都没有? 
5)虽然彭P,贺教授,林教授,徐博士 以及其它学界政界侨界人士和热心朋友 都已花了很大功夫 来发掘真象,但蔡同学显然买通了LSE高层,让大家处处碰壁。依我看,蔡同学现在的态度就是「*笑骂由你笑骂,总统我续选之*」。一旦重选成功,行政大权在握,凡是对她不利的证据,都可以国家最高机密为由,封存30年或更久。因此,彭P可能该考虑另闢蹊径,换个不同的方式/方向 去发掘真相。譬如说,彭P登高一呼,召集全球爱好真相的网友,以专款专户,集资十万英磅(接近新台币 四百万),雇用一个英国小报(英国有很多)的调查记者(investigative reporter),要求他去追查,并把结果,发表在他们的报上。
要嘛证实蔡同学一切都是虚假,招摇撞骗了三十多年;要嘛证实蔡同学的学位/论文都是真的,但LSE必须解释为何他们至今没有论文正本,以及她至今公开的「四不一没有」版的论文,既漏页又涂改,错字多又凌乱,既缺索引又缺教授签名,如何能算LSE认可的博士论文。学位/论文的审核委员又是谁人。
如果这事变成一大丑闻,对这个小报的销售量和名声都应有很大的帮助。当然 这可能演变成LSE高层的一个丑闻,逼得某些人下台,问罪。这些可能的后果,都不是我们这些爱好真相的人仕能够影响或需要关切的。如果彭P能够发起这一行动,本人准备捐个一万元表示支持。我也相信,再找其它399位或更多的正义人仕,捐助类似金额,也不是困难的事。
五、蔡英文回头是岸吧!
蔡英文「论文门」延烧数个月,旅美学者林环墙收到网友传来的有关蔡英文的四份政大与教育部公文收发档案资料,他认为「公文显示蔡英文1983已被政大聘用」,因此质疑蔡英文怎会在1984年取得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法学博士学位?并问「这个论文门还要再演下去吗?回头是岸吧!」
以下为林环墙脸书发文:公文显示蔡英文1983已被政大聘用感谢网友传来有关蔡英文的四份政大与教育部公文收发档案资料 。我把这4件公文整理摘要如下, 其中第一份应是政大收受蔡英文申请教职的公文(1983/5/23),而第二份应是政大发出要聘用蔡英文的公文(1983/5/31)如果我的解读还不够精准,请即公开蔡英文的政大人事档案。
综合过去所有的讯息,我们研判:
1)蔡英文于1982年11月10日退出LSE的硕博士学程后,就已丧失了英国Tier 4 学生签证身份,而当时必须2个月内离开英国。因此,蔡英文可能1983年1月或更早就已回到台湾。
2)也因此,如学生纪录显示,蔡英文在1982-83 与1983-84两个学年度,没有任何注册登录。如她自己过去所揭露的,她在英国求学的时间真的不到两年(正式纪录只有21个月)。
3)蔡英文回到台湾不久后,开始投稿政大法学期刊,同时也于1983年5月31日拿到政大聘书,稍后也于同年10月20日投书联合报发表有关反倾销税一文。她的客座副教授教职,应始于1983年8月或9月,并开始担任东吴大学硕士生林桓的论文指导教授,该生于1984年春天通过论文口试。
4)蔡英文说她于1983年6月提博士论文,同年10月通过论文口试,并于次(1984)年3月拿到博士。这样的说法根本不符合上面所说明的情境,何况她已正式退出了LSE的硕博士学程,已没有论文指导教授,如何会有论文口试的安排? 大家想一想,谁有时间一边写英文的论文,一边写中文的期刊论文,又一边准备论文口试,一边投书联合报,也一边教学又指导硕士论文?
这个论文门还要再演下去吗?回头是岸吧!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散文
自订分类:不分类
上一则: 假博士公听会
下一则: 不分区立委名单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