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茑松。茑松
2019/10/01 20:47
浏览1,913
回响19
推荐111
引用0



              茑松。茑松 ~茑松国小百年庆有感

风是浪子
临去留下秋波
是谁在我心海爆破
掀起百年的巨浪洪流

我在佛前坐
LINE飞来了百年庆的传说
佛说:因缘是累世业力的果
就如空山松子落
牵起一生的缘
酿成了可相交会的火

昔日长堤景依旧
坐渡排的小径已烟没
撷起红花一朵
打开了心中思念的锁

想让回忆与春光俱老
庆典在日出日落中穿梭
找寻遗失的欢乐与忧愁
皱纹已沧桑了额头

孤独 夜深最易上手
不要再回眸
犁平一颗不定的心
过往 纵然是绝代风华
也将如黄花殒落

如今 百年庆己过
挥不走喧嚣后的落寞
猛然抬头
清明的浓浓离愁
便成一望忧郁的空默

家乡茑松是顶茑松,有北港溪、茑松大排
等流域经过,位于云林县水林乡之南。行政区
域分成松北、松中及松西三村,有松北景阳宫
、义军小公馆、松中天保宫、天后宫、茑松派
出所、茑松水利工作站、水林乡农会茑松分部
、茑松国小、茑松国中、麦寮高中茑松分部。
    对外交通以云150、云153线道路为主,并
以松山大桥来取代早期渡船到嘉义县六脚乡,
作物以花生、蒜头、养生桑椹及洛神著称。

    茑松国小创立于民国8年4月1日至今年4月
1日已经满百年,今年在杨武儫校长及前立委
陈剑松的努力下完成了百年庆。

    顶茑松建庄于明朝永历年间,台湾开发史
上是古老的大村庄。明朝天启元年颜思齐登陆
于今日之水林颜厝寮,当时已陆续有移民往顶
茑松地区定居,顶茑松建庄于明朝永历年间迨
清朝时已有百户人家。
    光绪元年台湾设二府八县四厅时期,八县
中嘉义县辖16堡茑松堡为其中之一。光绪二十
年,茑菘北堡是云林县下辖十五堡之一。
    日据时代北港厅分五区顶茑松为其中一区
当时并将区一场设于顶茑松庄。

    顶茑松现在全庄共分有鱼池内。五户仔。
埔仔。顶厝尾。后厝。顶庄。下庄七个聚落。
目前尚存有古渡头﹝北港溪下游﹞;景阳宫中
三百年的康榔古树也是一景。
〈从容文学第十八期〉






慕 白 文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诗词
自订分类:念家乡
下一则: 记忆的匣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9) :
19楼. 瑀璇心语udn(入夜以后)
2019/10/30 20:53
                                                   把生活写成诗,真的很棒
生活每时每刻都是诗 慕白2019/10/31 06:58回覆
18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10/20 06:59
生命的优雅
久久,痛极的情绪荡开涟漪
潜伏心中的悲伤
化成愤怒的野兽奔来
莫非造物是仇家
射落生命的优雅

伫立于满山翠绿林间
凝眸一片小红叶
扬眉深呼吸
眼上有高山远水
终于,怨愤失焦于双眸深处
入夜之后

凝眸走过欢乐与苦楚

泛黄的情绪侵略我肌肤

痛极的颜色在凌迟

多年埋藏的束缚已短路


摘星的脚步被拖住

漾开的相思已止付

在我失焦的双眸深处

有一道心事

何时得闲  展书读
慕白2019/10/20 18:05回覆
17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10/19 05:33
识愁
暗红的枫叶在树梢上颤抖
早来的冬雨洗净一片
一只五色鸟
蹲踞在隐密的油桐树上
耽溺于无边的悲凉

寒风扑面而来
季节的转换才开始哪里
今日的朝阳是明日的花红
满山红叶不识愁滋味
只剩识愁的凋谢
那只五色鸟

听得见我急促的心跳吗

孤寂是永远的回声

一道暗哑的伤口

象是潜伏在心中的野兽


拂不去的满山红叶

唯有识愁的早凋谢

凝眸一眼

不管夜有多深

执著的念总像时雨阵阵
慕白2019/10/19 19:17回覆
16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10/17 06:48
不翼而飞
当我化作孤星
与月影下的寒炊缱绻
是谁在初醒时刻偷走短梦
剩余的赏秋时光
不翼而飞

孤独的岁月只是瞎萌
没有涕泪是不可能
听那夜蛩叽叽复唧唧
在庄周的蝶翅上
季节扑朔复迷离
谁把翻飞的芦苇

牵扯到庄周的梦蝶

谁把名字刻入暗红的枫叶

情结随菁两行清泪

渐渐隐入故乡的田野


寒蛩唧唧的秋夜

是谁在初醒时偷偷干杯

不要告别

将心垂挂在石阶

我竟记不起那年曾经的一页
慕白2019/10/17 20:34回覆
15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10/16 09:06
拥抱入怀
昨夜的烟雨打湿一簇芦荻
雨点与衰草默然以对
没什么比无语更可贵
雨轻雾重
髣髴拿夜恋洒满荒凉

阳光伸出手臂
不说一句话
把叶上的孤独拥抱入怀
难以置信的陶醉
覆盖于孤山
风把世界化上红妆

雨点与衰草默然以对

在日落之前

我愿化为烈焰顺风而行

抓住最后剩余的时光


江流天地外

那一个沉寂的王维

将水平线变成为天地的门面

大海也用尽所有力量呐喊

不再说一句话
慕白2019/10/16 19:51回覆
14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10/15 08:00
随遇而安
岚烟自谷中冉冉升起
目送伤逝的秋光
那道轻缕,无多语
四顾苍茫,有深意
无人能透识其中的忧郁

烫一壶好茶
观窗外移动的红叶
风薄,云流,雾蒙
我嗒然忘怀身处何方
吃一口,一切随遇而安
摇起了一簇芦荻

白色的乡愁便飘满地

温一壶好茶

忘掉岁月在脸上留下的痕迹

纵使青草不再绿


提著山色走进傍晚

捏碎了一个白昼

目送著伤逝的秋光

却钓不住一湖水光潋灩

我才发现已过中秋
慕白2019/10/15 19:26回覆
13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10/14 06:48
纯熟落地
向午,我始觉悟
初秋的果实
装扮著一份甜美的焦虑
纵欲辩说
如是如是,无关寂寂

我问果子
背负一份焦虑仍否甜美
吹破孤寂
一向做自己
只为纯熟而落地
掌一盏不灭的灯火

来印证这座山谷的深度 

瑟瑟的秋意

带著如来的因缘尽

如是我闻,无关寂寥


秋风吹破孤寂

秋雨泼墨山水般的渗透

把清梦都染黄了

谁能钓住一湖秋水,你来

一切随遇而安
慕白2019/10/14 18:44回覆
12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10/13 09:25
一朝云散
一只慢吞的候鸟
与早来的秋接触
一个早来的秋季
与流浪的风相遇
流浪的风是始料所及

最初和最终都朝著永生方向
忧伤和恐惧都逆风贴水飞翔
黑暗包围不了阳光
斜风如环细雨无端
一朝云散人到彼岸
响午的茶已冷

夕阳在海面上蹀踱

夜色正整装覆掩过来

海燕逆风飞翔

为生存正与日光赛跑


黑暗包围不了光

灯火处可找到另一种繁华

点起了一支烛

文明与原始在做近距离演出

翻一个身已是清晨
慕白2019/10/13 19:51回覆
11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10/12 09:23
欲言又止
那一竿风月已横身甲子
遗忘的记忆还有些情怯
空山独唱无人理会
立于花前
隐约,拥有一切

过去并未完全湮灭
凋零的枫叶等待冬雪
浑然忘记的七里香
竟是花荫深浓里的最美
一时,欲言又止
在风寒之外

凋零的枫叶还在等待冬雪

就这样向峰顶踏了出去

与流浪的风接触

蓝天便将我们的影子串起


如果不能高歌一曲

七里香便已经将黄昏忘记

一堵堵的青绿

彷佛一只向天竖起的手

让星光布起不灭的永恒
慕白2019/10/12 20:33回覆
10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10/11 09:12
剩几人
风吹奏情歌,雨梳洗恋情
柳枝上的蜘蛛网挂著誓言
风月独坐云浪的尽头
时光在抄袭恋歌平仄
眼耳鼻舌身意坚持要成吟

阳光在山径的石阶上踱著
就如此欲生不灭含容一切
高山流水滴不尽情泪
尘归尘,土归土
此生如侬剩几人
从遗忘的记忆里爬出来

夏天正在逝去

流水滴不尽的情泪

汇成了一条小小的溪流

我才知过去并未完全烟灭


匍伏两岸的水声

唱出流失在过去的誓言

云尽头的那一竿风月

等待绘出另一种粗犷的纹身

敲响心中的平仄
慕白2019/10/11 20:2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