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化蝶
2019/10/20 19:09
浏览2,036
回响26
推荐116
引用0

化蝶

1〉
夕照舟晚
眼瞳掠过了一笔寂寥
挣扎求去的那束霞光
把夜的心事养到肥沃
。霜降山顶。
辉映了海上的万点灯火
2〉
太阳颠簸
缓缓走向水天的尽头
绮丽的云就开始忧郁
我正在逃离
。雨在哭泣。
缘生缘灭了无痕迹
3〉
转身离去
划向虚空的手势
已预约了一生孤独
将失去的痛
。从心摘除。
用力的从窗口抛出
4〉
三更灯火
不曾遗忘的繁华景像
已成为落花的颜色
一声梵唱
。梦化为蝶。
醒来只剩一幕空无

〈从容文学第十六期〉




慕 白 文

相片:网络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诗词
自订分类:二+四行诗
下一则: 等待涅槃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26) :
26楼. Sir Norton 有影呒? 无!
2019/11/16 15:54
脂粉气澴
黛玉身影,清照掷墨,愁思无来由,一笑易百颦。崇拜
创作的定义

本就随心随缘而起

繁花绿叶

各自拥有一片天地

或许我该求老天

给一场淋漓的雨

浇灌出脂粉的气息
慕白2019/11/19 07:16回覆
25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11/07 09:01
仰攀星际
凉夜的流星收拢灯火阑珊
揽群星之光
释放在天宇里踯躅的茫
风声寂然处
愿能像青空里的星子一样旷达

举目四顾,回首苍茫
但心灵里的扉页
隐藏一段太初有道的诗章
仰攀星际
期待划下唯美的一笔
一秋霜雨

趺坐在夜的长廊

旷达的诗章早已遗忘

当你来一壶春色

我  便望见年少的轻狂


不敢回首张望

那些年茫然的青春道上

仗剑任侠的心正怒扬

不知何处是他乡

五陵年少则是曾经的向往
慕白2019/11/07 19:39回覆
24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11/06 10:24
充满精气
耽于冥想的晨光渐渐转白
那不即不离的星斗逐一捻熄
西垂的月眉指向看不清的星辉
安详的夜,带走眼泪
我从幽冥的长夜醒来

我执意以晨光写诗
藉著迷蒙的美
探头看人世风情
即使浮现一丝苍凉的悲凄
光洁的山林仍充满精气
默默伫立灯火阑珊处

那不即不离的星斗

时常在梦境蹀踱

破晓时刻的雕花长廊下

我执意以晨光写诗


一颗不设限的心

神游了塞外大地

一支不寂寞的笔

把梦写成一首悲壮的曲

海角天涯浪迹
慕白2019/11/06 18:13回覆
23楼. 环保阿嬷
2019/11/05 18:35
晚安
在你想要放弃的时候,请告诉自己  只要再多走一步,再坚持一下,就会更靠近你的梦想一点。

成功往往只差一步

坚持是迈向成功之路

慕白2019/11/06 18:16回覆
22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11/05 08:43
带咳的季节
一轮明月已西斜
桥下的溪水不曾停歇
月影在流水上是分身
颗颗仍然都是圆
幻影不是善意的曲解

月儿在烟波上默默离席
我关灯揽衣抹去记忆
十一月的风雨
将是个带咳的季节
明月,在暮色里不会犹豫
那夜的最后一次凝眸

一颗彗星就在眼前殒落

曾经为前程执著

如今理想已理没

一位默默离席的烟波钓叟


十一月带咳的记忆

被落拓不覊的老汉唱起

眼角掠过了一抹寂寥气息

蓦然回首

浮现一丝苍凉的晚意
慕白2019/11/05 17:57回覆
21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11/04 15:31
虚无的理想
时间指向看不见的千秋
远方,消逝于如环无端的轮廓
稀薄的孤独感被蛩声占领
把一切交给过熟的秋色
有著与秋光俱老的冲动

已被风化的香魂
与我在花雨中逆向而行
诘问梦寐里的命运能否明悟
多少,独夜
在空山里守护著虚无的理想
一轮明月已倾西

四面八方都是过熟的秋色

远方星光的无意失误

便把蛩声弃置

只剩风在长巷里蹀踱


被黑夜占领的涛声 

还在痴痴的等待日出

孤独的感觉像沧海一栗

寂寞空虚或满足

壶里的命运能否明悟
慕白2019/11/04 20:10回覆
20楼. 墨濡
2019/11/03 22:32
 
墨濡在"太平山"拍的「有点吵」!谁理你
石蕊大哥说起油点草时,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过名词,

但看相片有点眼熟。 

刚刚上网查一下原来是百合科,

我曾种过野百合。
慕白2019/11/04 07:01回覆
19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11/03 11:11
油点草的美丽

谢谢石蕊大哥


油点草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慕白2019/11/03 20:23回覆
18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11/03 08:47
油点草的美丽
抛下最后的借口

白日梦终有觉醒的时候

即使曾经陶醉过

醒时惟恐微隐的梦随之剥落


兴云布雨的秋分滑失在地平线

阳光的屑絮使芦荻成薮

在阴郁的草丛里蓦然发现

油点草的美丽是多么洒脱
放开渐老的岁月流年

和时间并肩

将生命座标凝成一个点

让秋分滑失在地平线

御风神游银河间


侧耳沿著弧线滑行  

彷佛聆听著千秋的流声

将遗憾的音符

挂在无法亮起的星星上

微隐的梦随之剥落
慕白2019/11/03 20:19回覆
17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11/02 10:15
啜泣的脸
雁在高空飞翔
鱼在深潭里游
那人驮著背,弯著腰
坚持六十九才退休
掩面无处话凄凉

即使乱云禁锢了愁忧
度过最后一寸寒冬
晨光就会在东方的细雨中探头
寒风的银发不会凋谢
啜泣的脸,才会枯萎
那年残破的凋雪

如今远了

只剩雁在高空飞翔

及一头被霜雪侵蚀的发白

守著最后一寸的寒冬


晨辉在东方探出头

芦苇是乡愁的借口

乱云禁锢了烦忧

月已隐没

再也找不回最后的情柔
慕白2019/11/02 20:2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