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一朵漂泊的云〈下〉
2019/08/26 07:40
浏览2,262
回响15
推荐114
引用0


钊玄手扎之五

一朵漂泊的云〈下〉
之四
时间:1980年二月
地点:休假返家的途中

San写一封很长的信跟我讨论信任的问题。
她的率直使她毫无顾虑的指出人性的猜疑面,这点我是敬佩的。
San的个性是活泼的,外表给人的感觉是健康美丽的,她有一套很好的自卫方法。能事先道破别人的想法达到自卫的目的。
San不是先知,她是制作人,她的心理学很精湛,足以保护自已。

人性是多变的?人性是猜疑的?
在不断进化的社会中,如果没有熟练的处世技巧,那么他的人生必然会退化的。
我花很多的时间在观察研究,为何资方与劳方总易形成对立,为何经济与环保总是无法并济。

无论如何,这是个极度科学化的世界,
邪恶者永远信任的只有不断的壮大,它们的真理只有武力。
我们不是超人,我们像迷失的羔羊,须小心且谨慎的躲过被猎食。
此时天神已死,上帝已死~尼釆已做了证言。
上帝已死,人与人之间极端的不信任。上帝已死,尼釆只活在强人的心目中。

在回家的路上,我看到十字路口挤满了人,同时也看到接近暴民式的争执,充满了攻击味道。
我站在远处,因为在群众的语言中,我是无法解决问题的。
走著走著,我想到民众的无知好奇性与盲从性,最后我想到如何被信任。

之五
时间:1980年六月的夜晚
地点:龙潭九龙村

他们说我仁慈,我却认为我是懦弱的;他们说我老实,我却认为我是愚味的。
年幼时拥有的勇气,都在孔老夫子的「君子远庖厨」的戒条戒掉了。也许你不会相信一个大男人害怕见血的那个场面。那是惊吓的、恐惧的及颤抖的,苍白的脸孔让我产生一种被猎前的防卫准备。

有人告诉我~处置人生的方法;如果这山向你招手,而山不来,你应走向这山去。
我不知道这种方法我是否能适应。我一向用自已防御性方法渡过~假若困于穷苦,我们喝汤;假若困于烦恼,我们服药。
人是无法全盘了解自已的,这世上每个人都有极其严重的幻想症,治疗无效,服药也无效。

我想起了一篇小说,一个不知自身已死而回家看到家人为他的死而悲伤的小说,这小说哀怨且寂寞。
我也想起,那年农历七月的某个黑夜,我从空旷的原野走回时,看到自已的身体躺在水塘傍的道路上,被伯伯抱起去抢救时那一种挣扎的面孔,让人看不顺眼的脸。

我们一直在蜕变,一百万年前骨针石器的世界,人的肢体只像猿猴般的型态,在若干年后,我们是否也会像科技小说一般进化到只看头及一个更看不顺眼的脸孔。

时光一直在跳跃,一九八O年,我们坐在研究室,研究太空问题。
他们吵著发表他们的意见,很热烈的。他们认为只要人类从太空舱飞出轨道后,不需力量就能永久的飞行,朝著弹出去的方向笔直前进,他们认为只要移民外太空,地球就不会有拥挤吵杂....。
我亳无理由的将血与死后的情景联想起。

之六
时间:1980年十二月
地点:中和家中

时间总是失序,生活总是平淡无奇,生命依然在蓝天下写记忆,记住我们曾经的深呼吸。
凡走过,必然会留下痕迹。不管向前走或是等待,我们同样在挥霍记忆。
岁月,就象是一场游戏,如果能够预购,你可以买来三月的风及五月的雨。

点一盏红烛,在红尘的窗外,在灯笼写上「太白居」。
阳光走向中兴街的山阴,红叶落了满地,仰首则是一片凄清,那一年的蔷薇已老去,撒去一把把的翠绿。
昨夜有梦,我们在冰冷的风中侃侃而谈,围成一圈,把廉价的冬景出售。
十二月走了进来,我开窗引进萧瑟的颜色,然后涂上灰白的染液,把往事浮雕在时间的长廊。
寂然的子夜,半个城市己困死了,霓虹灯也只能在风中打抖。且让我们饮醉吧!但愿长醉不愿醒,管它醒来之后愁更愁。

无聊的时侯,我常用手掌去拍击水面,冲动且激烈的。之后,手掌隐隐在做痛;我一直不相信,柔柔的水竟有这股力量。
突然有一种声音在我脑中浮现~没有人被无情的打击时,始终都保持沈默的。
望着水面,默然沉思,造物者赋于我们的不止是生存而已,而是要我们延续无穷的生命,不管是无形或有形。

那一年,踏上了北行的列车,车行的终站也是归向。
那时一股顶天的志气,说什么男儿立志出乡关,事若不成誓不还。
只是,虽然天空是广阔的,但一个南部乡下小孩能够决定的并不多,只能观鱼浮鱼沉,看云行不知处。因那时家里的情况潦倒落拓,也只能把最初的理想埋没,什么壮大的志向也只能从最底层做起。

如今林中的燕语已远去,卖掉了一个长夜,我只听到断续的狗吠声。

〈从容文学第十六期〉





慕 白 文

相片:网络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散文
自订分类:散文帖
下一则: 一朵漂泊的云 (上)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5) :
15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9/10 06:28
秋的印象
秋天的脚步来得缓慢
陵谷的枫树显得阴寒
枝上稀落,脚下窸窣
秋景展开翅膀
天竺菊迎向秋阳

面对季节交替的时光
细数涣散记忆的影像
一箭之遥,孤悬著
些微迷离的印象
秋的思维有点偏南

˙˙˙˙
因女儿返国探亲渡假,这个月将择时陪同旅游,回诗稍有滞缓。
放走了夏末

菜的思维就有点南向

白露刚过

秋风吹走了一身尘埃

望见一座升起的殿堂


半夜打翻了

库藏心海的童年记忆影像

无罣无碍

谁把初老的印象写上

棋局将残  人生几度秋凉
慕白2019/09/11 08:49回覆
14楼. 天涯孤鸿 (寒雨曲)
2019/09/09 21:27

信任很难培养,却能片言只语就捣毁,人心呐,是多疑容易游移的。而识人之明,是一种超凡智能。
信任有时可凭第一印像

但大多数的人都将自已隐藏

同意你说的

识人之明,是一种超凡智能
慕白2019/09/11 08:58回覆
13楼. 兟丝
2019/09/04 21:34

休假不轻松,只因心好忙
尼采也说~人没有悲观的权利
我家大男人见血便休克
第一次看他翻白眼.苍白著脸...直以为不行了,急打119
曾因挖出鼻血昏坐草地,被护士告知打针差点没命.还有...
今日新闻~男孩被水柱自肛门冲进肠道,急救中...
可怕的水啊
*不会以诗作回访,请别介意这突兀喔

刚从阿里山二日游回来。

可惜因受到玲玲台风影响,没能看到日出。

但雨雾笼罩的阿里山却有一股蒙蒙美的感受。

老实说我爱雨后的山,一种空灵的美。


忙又充实是一种幸福。

但别忘了,也要找时间放松自已。
慕白2019/09/06 08:12回覆
12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9/03 09:46
点燃新火
一道曙光从晓梦中醒来
凌乱的十四行重新造访
我支颐沉思
一心勾画写意的云浪
思绪几度中断

神曲在但丁的勾勒
婉转且迤逦于无限
寻找诗意的出口
在勇于扑熄旧习
点燃新火
去年的冬犹未远

最后的一滩雪也才刚融化

光阴便从血液中渗出

任性勾画写意的云浪

放纵一颗最具爆炸性的心


秋天来的很慢

从滑著狐步的十四行醒来

才看到今年最初的一抹枫红

一直到九月

我还在寻找诗意的出口


石蕊大哥,明后天我阿里山二日游。
慕白2019/09/03 12:28回覆
11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9/02 09:11
放歌走高岗
爱的奥义书写在肃容上
除了月眉深锁
没有流泪,没有呐喊
那是沉默凝定的力量
爱,能在孤寂中增强

昨夜骤雨把心事洗乾
压抑的情绪托付岚风擦拭
午后的彩虹许诺一个方向
放下悲怨
孤独放歌走高岗
骤雨把深沉的心事洗净

彩虹让蔚蓝的天空点亮

凝视我迷惘的十四行

在满径的落花里

望见黎明前的那一道曙光


曾经对但丁深度的仰望

旧时亭榭只剩似血残阳

莫管它几度花开留香

就在今夜

让孤独放歌走高岗
慕白2019/09/02 19:25回覆
10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9/01 09:23
残缺中的浪漫
秋影在角落拉长
酷夏已渐沉淡
任凭天地开阔
无花果落下一片惆怅
堆叠的远山一样灿烂

这是九月的闲情
浮云迎风,雾色湿溽
简朴中夹著一丝迷惘
所有的期待都朝向穹苍
中秋有残缺却很浪漫

˙˙˙˙˙˙
兄所言不虚,体态安康最为重要,失去健康不但给子女添加负担,也不足以持盈保泰。共勉!
堆叠的秋山点点灿烂

倒映的垂柳水天一片

削瘦的背影

淡化了浮升起的暮色炊烟

扰乱了旅人的心田


没有挥手  没有泪流

在落下一片惆怅的中秋

异乡人的黄昏

只能冷眼看烟花添新愁

任凭天开地阔


谢谢石蕊大哥的共勉!
慕白2019/09/01 18:32回覆
9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8/31 16:33
春梦只在传奇里
连日朝来寒风晚来雨
晨起阳光在石径踱步
秋风徘徊于林野
季节转换仍有些距离
我只沈醉于花香的呼吸

看花开花谢
春梦只在传奇里
无视周遭无声静极
一颗果子的落地
竟让我的心绪翻腾不已

˙˙˙˙˙˙˙˙
伤已痊愈,多谢关心。
风起的时候

阳光在阳台的栏杆踱步

枫叶染红屋顶的一个角落

我在你遗落梦的地方

看见另一个春天


白头翁在树梢上跳舞

无花果构筑出暗红的纹路

世界写成悲壮的电子书

一颗果子落地

要用多少的青春来止付


无事就好。

我们多注意自已的身体才能给儿女无后顾之忧。
慕白2019/08/31 21:11回覆
8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8/31 10:02
蓦然回首
夏天的诗只剩残破一笔
像干旱的小溪残喘不息
青山穿著薄薄外衣
忍受午后突来的雷阵雨
游戏人生只是一场逆旅

雪山已换上秋装
空山幽谷,苍茫静谧
像范宽千年前的风景
蓦然回首此生
奈何不识身是客
堤外芦荻绵绵密密

枫叶兀自为秋换上新衣

朝来寒风晚来雨

小溪不再苟延残息

雪山只剩残破一笔


等不及最后一声蝉呜

一切已经云淡风轻

回首此生

络印在心的千年前情景

已将那一流清浅染红


石蕊大哥

听瑀璇说您最近跌倒,手受伤。

请多保重!
慕白2019/08/31 14:04回覆
7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8/30 10:23
天涯浪迹
长亭外的朔风
吹醒愁绝往事
一线阳光
系住潇洒的春季
孤独,只为天涯浪迹

飘来飘去
离前不胜唏嘘
水湄外的清影
仍残留在眼眸里
答答,只剩一声马蹄
一片秋声中走长堤

滚荡了离情别绪

急促的只剩深呼吸

哒哒,听一声马蹄

秋风已被写成残破一笔


是谁唱出莲花落一曲

沧桑的声让人不胜唏嘘

曾经繁华的景像

也已随风而去

注定飘泊的命就该天涯浪迹
慕白2019/08/30 15:04回覆
6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8/29 14:11
失焦的眼神
星光渐渐稀疏
黎明渐渐到来
晨岚渐渐浓密
天风浩荡,青山不语
山脚沉迷在烟花里

破晓绽开一夜浑沌
下一个时辰进入迷离
离合总有残缺
失焦的眼神
认不清诡异的愚蠢
秋水无涯连天际

秋风秋蝉对唱一曲

唯留秋山独不语

你的泼墨山水太写意

把乡愁锁入那条多情的北港溪


水湄傍的那条瘦瘦影子

顶著东北来的朔风缓缓而行

当晨曦射穿一夜浑沌

那张冒汗的脸被风干了

等待  在心冷的十二月
慕白2019/08/30 08:2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