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一朵漂泊的云 (上)
2019/07/22 21:53
浏览2,342
回响20
推荐124
引用0


钊玄手札之三

一朵漂泊的云 (上)

如果说:时间是记忆的推手,那么不管流浪的风是多么的温柔,路终究会走到尽头。
如果说:大海泛轻舟只能随波逐流,那么我的军旅生涯,就像一朵云般随风四处漂泊。

沈默的走入屋,心情怪沉闷的。
也许是我多愁善感发作了,此时的音响正奏箸投机者的管路,有一种忘我的味道。我将逝去的记忆倒带。

之一
时间:1978年五月放假的夜晚
地点:十三股营区上小格头的山路

来到十三股,我听到了许多关于这里的传说。

在五月的一个夜晚,我独自走上山。夜里独自走上山,是需要极大的勇气。
走上山前,我花了很大的勇气说服自已。
沿途除了风声虫声之外,山路寂寂的。我是孤独的。

走到鲤鱼潭,我记起老农夫说的~凌晨四、五点时,十四尺鱼王带兵将出巡的传说。
北势溪水泛著寒光,蓝蓝的、诡异的。象是一首很难读出的符号那样般使人迷惘。
经过峭壁傍的绳索桥时,心有一股被冰冻的感觉及一份无法掩藏的浓浓忧郁。
当兵同袍说,有个女孩坐在溪里向行人招手玩各种的死亡游戏。穿著红色衣服,清彻的眼眸在星夜里发光。
在经遏一个深而且黑的山涧时,四周的萤光闪闪烁烁,
我似乎看见儿时因戏水不幸夭折的玩伴及为出任务在此向尘世告别的同袍向我微笑,
我的脊椎不禁泛著一股寒意,心猛烈跳著。
我快步通过阴深、湿凉、幽暗的小路,风凄凄的,在树林上放哨。
萤火虫的影子也彷佛狰狞了起来,不再是儿时扑流萤的记忆,恐怖且荒诞。

走过绳索桥,走过重重落叶的疏林,猫头鹰的笑声与夜虫的哭声齐奏,彷佛是一首地狱迎宾曲。此时,四野的情景就像垓下四面楚歌般的凄凉。
我突然想起了叔本华那种悲观与无奈。

惊慌,心像被冰冻一样,时间缓且漫长。夜更像毒蛇般不段吞噬著我~
我的脸是一种恐惧过度的表情。
不断的挣扎向上,愈爬愈高,汗不断的脱身而出,温温碱碱的,带著惊慌。
在过度恐慌下,我在山路的转湾处,彷若看到一位夜行人,跟著我疾疾而行,
背影好象是我,我知道这是幻觉,但惊慌的心却无法自主。

在黑暗中疾奔,颤抖。彷佛我看到菩萨与恶魔的决斗....。
终于看到盏盏的灯火在眼前出现,然后我看着表。四十六分钟。惊慌、恐惧。如一世纪的长。

之二
时间:1979年六月移防的路上
地点:枋寮海边

对于枋寮,我们是过客。
旅途的疲累,我们要舒心,我们来到海边。
涉足走过了沙滩,终于看见杜少陵那只飘题何所似的海鸥了,在海边我用望远镜,静静的看它飞翔,看它俯冲,看它进食....。

海是海鸥的天堂,牠在广阔无边的海洋上锻练它另种形态的生命。
坚强、自信以及一种宁静。而我却始终找不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浅蓝的天与深蓝的海,结成一幅很迷人的画面。
我想到梦中的天堂岛~那种足以让灵魂永生的地方。

然而灵魂也有沉沦的,在这个道义真理日渐氓减的世界,我想海该是忧郁的。
当一群群为生活形式而逃难来受饥渴的人受到各国拒收时,海是忧伤的。
这个世界,势力与自私者,他的灵魂是沉沦的。

在许多有梦的夜晚,我时常看到自己的影子驾著一叶轻舟,越过奇形崩裂的海岸,与一些非人间的友伴遨游在奇花异草的天堂岛。
醒来我总幻想过那种隐士般的生活,情趣且无忧无虑。

我承认我是喜欢海的那种令人清凉的蓝,令人心胸辽阔的宽广,以及那从宽阔而来的信心。
我的同袍他们说我的脑神经有点short,不然怎么会想起海上的那种清苦生活呢?
然而我始终以我的摇头来表示我的反对。

我想我的答案是他们惊异的,虽然我不是天才,但我也不承认自己是蠢才。
我的论点是在有限的人生中,何必要活在有限的空间内呢?
在这繁华的社会里,何必硬要让意识生活在传统之下呢?

之三
时间:1979年10月放假的日子
地点:林口竹林山观音禅寺

我一直在微笑著,以一种很自然的态度。
仿佛中,我突然从超意识中看到伊。
头发长长的,脸蛋圆圆的,姿态绝美,有一份真,陪坐在我身边。
黄昏时,光线从窗帘的隙缝跌撞进来,背景是一片的柔和。一颗颗的樱花树及夕阳就跌坐在她的面前。
她的手像芙蓉般的洁白,我花了很多的心思在凝观。
她的神态有一种温柔及我醉欲眠的味道~陶渊明知否?李白知否?
我发觉她像极座上那观音。

斜阳照在古寺,梵音也悠扬的响起,此时地球宛如停止了转动。
在忘我的空间里,我望见莲花结成的缘与因,彷佛也看见曾经的那份痴。

静默中,我走进虚空。然后摘下一颗星星,放入左胸前的口袋。
此时,鱼在池塘跳跃,风在通道呼啸,云还在流浪。

生命的真义就藉由现实的种种诠释给我们看。
老人与海造就了海明威,为癌症奋战不屈临死前还在义演,使我想起了蒋桂琴;
汪洋中的一条船让我记起残而不废的郑丰喜,种种的事实让我们认知~
生命也可能是愉悦的,一种近于悲剧式的愉悦。

我们走到佛像前,合什祈祷。风轻轻的从两傍殿隙钻来,吟唱。彷若悉达多的涅槃经在殿前吟诵。
光从西方射过来,突然我发觉我们的脸上印满了喜乐。

我知道衪在安祥庄严的西方点化我,经义幻化成朵朵的莲花。
此时,玄妙绝伦的来生论只能阻止未生的念头,已生的呢?只好借重金刚经诵渡了。

我们凝视著菩萨、佛陀的大西方极乐世界~
我们虽然曾经动心过,只是在这超然的现实中,我们却觉得离我们好远。

极乐的世界,玄妙又虚无,我想皈依,乏人引渡;我想静悟,点化无人。
菩提、金刚、涅槃、华严尽皆空灵。阿!点化无人,引渡无人。


〈从容文学第十二期〉






慕 白 文

相片:网络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散文
自订分类:散文帖
上一则: 一朵漂泊的云〈下〉
下一则: 黄槿树的梦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20) :
20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8/11 07:45
削瘦的潇洒
青春一再挥霍
悲观的心情一分为二
几乎淡去的梦境
随著晚风的尾端
散成一堆懵懂

感慨一如往常
长空一样晴朗
逼近胸口的是苍茫
潇洒虽已削瘦
微笑,仍在秋风里绽放
折一枝灞陵柳送别

不再去纠纒水中的月

那张曾经削瘦又潇洒容颜

以一种不讲理的姿势

逐渐靠近渐老时的苍茫


缓缓的飘下

从枝头蕴酿成熟的离情

像一碗红曲酒在体内闷蒸

火烈烈热度在风的催化后

不再伸手可掬
慕白2019/08/11 21:16回覆
19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8/08 07:43
和平的战场
以远古的问号为圆心
把一则谜题当做半径
无论向东南纵走
或往西北远望
同样得到血腥的答案

揭开女巫的黑面纱
就在失神的刹那
有说不出的恍然
天使挂在铁丝网上
魂魄驱向和平的战场
夜台北的霓虹高挂

揭开天龙国的神秘面纱

灯红与酒绿

虚度过多少的年华

如今除了叹息已别无它法


当寂寞碰上温柔

青春便一再的挥霍

繁华逐渐隐退后

已兴不起万丈水波

我望见一颗流星的掉落
慕白2019/08/08 17:45回覆
18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8/07 07:49
消瘦情怀
无心冥想的渴望
在浮动清醒中升起
属性苍茫
存在,或不存在
萦绕于心海

没有情结的故事
一再重复脱序的独白
生尘的心念
瞥见消瘦情怀
檩檩于天籁
心  在浮动中慢慢沈静

在或不在

要多少问号才能知禅机

来或不来

是否是一个能悟的谜题


没有故事的结局 

就像拍不好的电影情节

一而再重复的NG

脱序的独白

渐渐隐没在秋蝉声里
慕白2019/08/07 14:49回覆
17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8/06 08:50
亦可入道
任凭惚兮恍兮徘徊
─ 举目四顾
天地辽阔,无边云想
不是悲秋,不是闲愁
是漫不经思的自在

尘世如此虚幻
游身于市外
一杯酒,几首诗
浪迹孤独与空灵契合
─ 亦可入道
一首诗,几杯酒

思绪像怒放的花一朵朵

在极度呐喊中

无心栽植成的渴望

飞渡前世家乡的长廊


用钢铁焚烧的念

让鼎沸的热血发出光来

填补一行碎裂的天地

在风啸的山下苦行

回首只看见残破的夏
慕白2019/08/06 20:36回覆
16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8/05 09:32
笑傲红尘
默默踩著一阵雨
急行林间险峻小路
像雨中的怀素
飘然,迅疾
浪迹一身轻瘦

风吹尘衫影外
笑傲人间贪爱
噉一杯苦涩咖啡
拥抱简单
自逐得很浪漫
在枫林小径蹀踱走

淘不尽是闲愁

西风把衣袖吹皱

不是悲秋

天涯浪迹一身轻瘦


吟来秋思一缕

舞出暗红一抹

与一杯苦涩的咖啡做伴

点亮满城灯火

调出的暖色系山林足以解忧
慕白2019/08/05 19:39回覆
15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8/04 16:04
乍醒的影子
人生无法彩排
乍醒的影子上了山崖
夜深,急雨滂沱
无数秋叶坠落
我心远系星海

浓雾又起
等待的青鸟不在
月影枯萎无风采
若还记得
悲怆是怀念的潜在
饮醉在红尘山下

乍醒的影子上不了山崖

深长镜头之外

岁月风霜巳将发鬓染白

生命的门联横批著~无奈


踩著一阵雨归来

等待清风的告白

落日前的云霞

引燃一抹思古的情怀

就像朵朵的梨花正盛开


父亲节已到

祝石蕊大哥父亲节快乐
慕白2019/08/05 07:55回覆
14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8/04 05:24
祭品
乌云散开
落肩的诗不再临风玉立
细雨中的泪花流尽
一棵不可辨识的蒂花
是爱情凝定的意象

青春早已不绿
留下绻缩残败的心
出岫的秋云向星垂忏悔
天涯远方有爱
不意成为梦境里的祭品
小路终会走尽

人生无法彩排

挥别率真任性的年代

斜风里的白马悲鸣

挂满浪迹天涯的悲哀


等待的青鸟不啼

幸福就已不再

我将落肩的诗

镀上了向往的神采

在斑白的须容上烧起来
慕白2019/08/04 08:21回覆
13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8/02 09:00
风采已失
一朵凋零小花
递来浓浓悲悽
唐诗与宋词的双眸
遗留一章传奇孤寂
悄悄把沉默的记忆带离

西风吹醒困顿的秋湖
与梧桐落叶穿堂而过
如长吟低唱的元曲
风采已失
跨过落霞,埋入寒烟
早课的钟声响过对山去

清晨雀鸟叫醒了潮退的空虚

蓦然回首

一枝不甘寂寞的笔

在红尘里写下了一页传奇


西风吹醒了出岫秋云

江涛翻来了一片愁意

江湖浪迹

青春早已芳草不绿

只遗萧瑟的雨声淅沥淅沥
慕白2019/08/02 11:48回覆
12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8/01 08:02
生命的足迹
是否那场无意的过失
让我远走塞外红尘
在夕照下独行多疗癒
生命的足迹
像落在池塘的冬雨

季节的转换如昔
繁华岁月随风而去
风雨终将止息
没有庄严的理由
追忆则毫无意义
一曲幽幽箫声如泣

引来了负面情绪

眼瞳里掠过一丝孤寂

今夕是何夕

为何依旧没有疗癒的冬雨


古道西风瘦瘦的马匹

如今已被文人用书画裱起

古歌并不远

从唐诗到宋词的风尘里

我听见长吟低唱的元曲
慕白2019/08/01 20:09回覆
11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7/31 09:31
孤影
遗忘了空无或孤寂
失落或获得不是再自己
穿过沉静的巷弄庸道
月影下的那段故事
已不复记忆

感觉墙内的人虽带笑容
但是何其肃默
像一片落地的葵花孤影
就如此悲凉
让星辉悄悄带走
斜过身去的那条孤影

在雕花的长廊下蹀踱

早课的钟声

敲响了那年塞外红尘路

还有沾满黄土的汗珠


一个优美的弧度

一次无悔的演出

一抹苍凉的晚意

一场无意的过失

月影下便传起了一段故事
慕白2019/07/31 19:5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