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捏碎了一个白昼
2019/04/13 20:41
浏览2,270
回响7
推荐124
引用0


捏碎了一个白昼

暮色浓了
鸽铃把斜阳轻扣
唱晚的渔舟
随波浪的节奏跳得忘我
云 转身离去
我与明月的不期邂逅

告别四月的温柔
春风便已离家出走
一杯茶冷了
一根红烛点亮天边残月
酿出了雨行清泪
我 捏碎了一个白昼

思念是久酿的酒
我们是风 是云
相逢在时空的交错
分离是美丽的错过
从曾经壮阔的梦里回朔
一段青春己是不回头

风在诉说
我们舍弃的已经够多
悲歌的心境
跋涉在日升与日落
跌落的心
何时 才能找回远去的我

盈盈的目光
在繁星中闪烁
一坛酒
便把剩余的月色出售
风声之外
只留下了一个夜的传说

〈从容文学第十五期〉






慕 白 文

相片:成静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诗词
自订分类:三十行诗
下一则: 我在师大附中陪考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7) :
7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5/09 08:53
春寒里的孤雁
来自北方的孤雁
瘦见沉寂的春寒
西移的游云飞霜
在十三号码头登岸
摇橹横渡而来的诗人
为孤雁的乡愁补缀嘘息
五月的风与云
总有一段顿挫的情伤
远方的风景线
纠结的有些慵懒
一首幽幽的歌

在风中轻轻的唱

始终不曾遗忘

过去那段顿挫的情伤

一只风钤

挂在满月光的风景线上

那个摇橹横渡而来的诗人

已让一壶酒沾湿了颈项

醉卧十三号码头  有梦

期待醒时的一汪灿阳
慕白2019/05/09 11:16回覆
6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5/08 08:42
思渡的孤影
黯澹的山阿升起炊烟

五月的桐花覆盖枯萎的玫瑰

清明已远

杏花村在前

旅人带著双鱼座的感伤

把一抹苦笑洒向虚空

隔著凄草

与乡土的风情遥遥对望

逐渐疲乏的他

沈入慵悃的记忆里

留下思渡的孤影
想要买来一座春天

清明却已走远

逝去的华年

兜售著已夭折的童颜

黄昏时

成了记忆里的一条风景线


岗上的雾像烟

无声的系住一张忧郁的脸

一只孤独的燕

要如何才能飞向蓝天

守候的那片帆影

要到何时才能兑现
慕白2019/05/08 16:21回覆
5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5/07 09:09
又添新诗一则
走过黄昏
只剩最后一丝晚风
吹走临溪残烟一片

雨后的山川容颜遁走
枯槁的芭蕉叶颤抖
想望春山的颜色

月落星沉
萤火虫乍现
又添新诗一则
风像海涛

吹走临溪残烟一片

绽放在梦中的

一欉粉红的玫瑰花

奋力挣脱地心引力的束缚

把希望洒向天空


从窗口抛出

那一粒流浪的种仔已发芽

六十年代

我们都患了赶时髦的流行病

提著一卡旧皮箱

流浪到台北
慕白2019/05/07 13:54回覆
4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5/06 08:59
长夜
一个遗忘的夏季
独守一山的长夜
朗月踩踏森冷的纵谷
把原始的幽静
埋葬在虚无的梦境里

眼不见啜泣的哀绿
听不见谷风的呐喊
远方出现找不到归途的流星
在天际线划出一道弧
想问,是否疲惫了些?
风快速降下温度

走过黄昏

绮丽的天空便忧郁了起来

找不到归途的流星

不经意地往天空一划

道道的光影便嵌进了伊底眼眸


颤动的心

阻止不了光的逃亡

我们许愿吧

让向虚空的手势

随远来的飞行船慢慢驶进

月光的故乡
慕白2019/05/06 20:32回覆
3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5/05 10:12
变形的残影
风是浪子
吹过喜玛拉雅的发巾
雨是过客
沾湿普陀山上的明镜
哼著流亡曲的登山客归去
走向风尘与幽黯的方向
魂魄的深处
揹负风雨挣扎的记忆
在荒芜的山谷中呐喊
那夜晕里已变形的残影
独守一山的夜

星光正明灭

像海上辉映的渔火

不可思议的银河行

我读到属于自已的过往


讲故事的人去远了

一样的月夜

浪涛依旧扯著岸滩在呐喊

普陀山的圣绩

唯留风雨中挣扎的记忆
慕白2019/05/05 20:47回覆
2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5/03 14:00
˙˙˙˙˙
抛下一切无谓的叫嚣
把叹息送给过耳的风
心臆还有残留一个美丽的故事
在疑惑中形成一条长长的影子
从月色的静默归来
凭吊晨钟余韵里传来的愁
风是浪子 

不绝的穿梭过时光的河

雨是过客

洒下泪憔悴了一番风月

没有晨晖夕霞

就醉成了一条长长影子

合什向佛

渡与不渡间

依然只是一个垂头的问号
慕白2019/05/03 20:45回覆
1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5/02 09:04
诉说

 

整夜

听风在诉说

何时才能找回狼牙的月色

破窗跌落的绿影

在梦中解除缠绵的传说

室外

梅雨依旧霏霏

不知是离是合

不曾企盼

挂在心里的那一方狼牙月色

印上了缠绵的都会传说

梦  如过耳的风

在午后诗人寂寞时  爆破


于是,一个美丽的故事

在炼丹炉中催化了

从电光闪闪雷声隆隆中

那只心猿缓缓的走出

八卦炉倒了
慕白2019/05/02 15:2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