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我的漂泊是一阙长词
2019/01/02 07:21
浏览2,435
回响16
推荐116
引用0




我的漂泊是一阙长词

目送你走远
别离的愁便在胸口搁浅
独坐一江灯火
多少旧梦已如烟
心事随风放流到天边
回忆到底有几分甜
幸福伴我到永远

犁过一亩嫣红
一树凤凰花的飨宴
瑟瑟的风声里
蝉声划过天际线
从此将成孤帆一片
小径无人
唯留一条筑梦的风景线

驰骋在夜的荒原
遗落的梦早已绝弦
转身离去
只为将你守在方寸间
挥挥手道声再见
我在山凹处点火
燃起了最深最浓的思念

用年华画出的线
是否印有保存期限
我的漂泊是一阙长词
写满即将离去的誓言
走向归途
留一分潇洒
自在优游迤逦在人间
〈从容文学第十四期〉




慕 白 文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诗词
自订分类:二十八行诗
上一则: 我在十三股山下的日子
下一则: 为这秋写上眉批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6) :
16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1/21 10:40
尘缘
流星出现在我眼前
饮一杯红尘的思念
陨落的尘缘
化约成不可追忆的缠绵

因寂寞而欲碎的玫瑰
不忍在迎风的春回流泪
挽不住晚云的羞红带来凋萎
在暮色中窥探于窗前
溪边的芦花正盛开

鼓动的乡思

翻飞在展开翅膀的底下

因寂寞而欲碎的玫瑰

跌落在茫茫的薄雾中


点三柱清香

插在一条凛长的风景线

吊祭繁星陨落的尘缘

在起雾的阁楼

为一段已逝的情上锁
慕白2019/01/21 19:26回覆
15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1/20 07:26
全然的遗忘
走过岁月的伤痕
旅人把泪水擦干
在织梦的海岛上
总有远航后的想望

海角逐渐拉成水平线
风,从怀中升起
浮沈的浪潮冲走思念
疲惫的目光不在意乡愁的凄凉
把一切都交给全然的遗忘
饮一杯红尘的思念

告别日渐消瘦的海岸线

海浪被风拉成水平面

沼泽新生土地的第一片

不再有难舍的缠绵


飞鸿的心田

在涨升与下降之间

故事的出现

曾伴著袅袅吹烟

一个永不褪色的画面
慕白2019/01/20 18:00回覆
14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1/19 09:13
桃花源记
霓虹灯的闪烁
繁殖了城市的贪婪游戏
台北的夜空仍然持盈保泰
为贫富的轮回见证沧桑

虽然,会遇见微笑的人群
除了少数失去爱而哭泣的儿童
那疲惫的身影因家暴而枯萎
即使偶有关怀自四面八方而来

病危老人期望憩于虚无的天堂
但也有因失去希望而静默
人间的桃花源充满爱的风景
只是,在传说中寻觅恒久
台北这个地方

有梦在这里滋长

就这样高声歌唱

不在意别人投来的目光

这里是许多人的希望


走过了岁月苍凉

为贫富的轮回见证沧桑

在织梦的风景道上

微笑可使人茁壮

随遇而安就是故乡


贪婪的金钱游戏

在台北的夜空上扬

经过孤寂和惆怅

走进了希望的天堂
慕白2019/01/19 19:17回覆
13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1/18 09:29
欢乐
日照沿山阿升起
窗前偶然抬头
天空默语
彩虹把七彩的欢乐
顺著圆弧传给春节

蝴蝶拈起轻快的翅膀
舞于山水画与大悲咒边缘
白云藉著一抹微笑
浮现在松柏之间
欢乐的假期正迤逦传来
晨辉沿著山凹升起

凄美的一夜萤光

便在梦里寂然的殒落

一阵莫名的感伤

烧痛了旅人的心口


霓虹明减的台北街头

故事不断坠落

那年春节的传说

如今只留微笑一抹

在遥古的记忆里跌坐
慕白2019/01/18 20:02回覆
12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1/17 09:46
秋水似梦
雨后放晴
小山仑的岚烟忽焉削瘦
方圆只闻溪声盈耳
秋光从欲望里遁走
凌乱的林间只剩一片静默

风在溪边催促溃逃的晨雾
我趺坐溪岩静候飘零思绪
那不可辨识的笑语
忽从飞泻的芳思中绽出
秋水似梦
拾起一颗青涩的穀粒

对著理不清的心绪

走失在满地枯黄的长堤

天空无语

林间只剩下一片静默


仔细描绘左胸的哀愁

悽苦顺着眼眶而滴落

当茅屋为秋风所破

一颗执著的心

如今只能举杯邀明月对酌
慕白2019/01/17 19:54回覆
11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1/14 15:35
秋光里的偶然
百花深处的黄莺不再啼唱
家乡绿畴的稻香不再翻浪
芦白的朱颜不耐秋寒
惜旧的遗恨不可期盼

昨夜秋雨涤尽我的忧愁
今宵在疾风里赢得欢乐
果若思量只剩一袭秋光
悔当初错将纯粹当偶然
我的视界已模糊

禁不住山风十里吹拂

芦白的朱颜不耐冬寒

只剩那盈耳不尽的水声

溪旁不规则的足印

唤来了遥古的半声惊呼


谁让春天的黄莺不再啼唱

我把悬在右侧的心轻轻放下

千里就来到眼前

流淌过小山仑的烟岚

在老去的容颜中绽放

隐约中

我闻到童年时的烤番薯香
慕白2019/01/14 19:47回覆
10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1/13 16:07
寥落
晨暮逐酒的山中诗人
还没来得及听见秋光的呐喊
思绪已千回百转
爱情的流域在冬水干枯前
踱进了有回音的平仄山谷里
遗留少许有水渍的奥义

南方撒下忧郁的阳光
爱与恨的阴影在日正当中交遇
东方的思绪
却在一场暴雨中迷失了自己
空山多寥落
无边的空虚抹去了神奇
谁把冬初的芦茫

想成李白的白发三千丈

缘愁兹长著思念

这时的家乡

不再有稻香翻浪

只剩一袭忧郁的阳光


不雨的南方

谁把任性的星星点亮

西边的那一颗天狼

系不住众水高唱

我在那条仄径的前面

饮一片尘烟白茫茫
慕白2019/01/13 20:57回覆
9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1/12 17:15
灿然的一夜
若把围捕的最后一帘月光
谱成一段可兜售的缠绵
那么爱情的影子
也可写成一场天光美宴
月光轻拂著最灿然的一夜

吟罢一季满山红叶
如啜泣的山林
淌著亡魂的血
面对被放逐的月色
寂寞诗人的梦
已绕过一个骚动的月
一夜凭栏

思绪已千回百转

爱情的影子

穿过诗人平仄的窄巷

滴出的两行清泪

为何汇流像汪洋


走过那片霜白的芦苇

乡愁一望无际天接水

一朵带刺的攻瑰

早已随风翻飞

斜斜的一行

写下今生无悔的感觉
慕白2019/01/12 21:17回覆
8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1/11 08:54
归宿
时间暂停在协奏曲的旋律
那里的音节残留著美丽的回忆
羞涩的岁月以ㄧ缕哀怨的情愁
躺在飞行女武神的翅膀上寻找乡思

生尘的神话早在喧噪里迷失血统
新世代的嘘唏无法在旧诗里找到认同
梦时代在科举的命题寻找归宿
随烟而逝的迟暮美人只能等待苏醒
翻起一亩亩梦田

等待的缘彷在水中间

把乡愁画成抛物线

回忆便有几分甜

ㄧ缕哀怨的情愁

便从四面八方上青天


吟罢一首长短调

背著七弦琴的寂寞诗人

围捕著最后一帘月光

古城已被写成了一野凋残

一场天光美宴

一段被风兜售的缠绵
慕白2019/01/11 21:44回覆
7楼. 石蕊:从朗静中梦醒
2019/01/09 18:09
不可辨识的苍古
走出时间的迷雾
留下子夜的虚无
有谁听见烟雨中的惊呼
季节遗忘了飘然的思渡

走过冬晨的绿谷
踩著古典的小路
那不可辨识的苍古
我想,是来自岁月的肃穆
月儿找不到出路

林鸟却又声声催促

季节变迁早已入迟暮

眉宇之后

是那不可辨识的苍古


绽开的一缕情愁

早已随烟而逝

饮一坛久酿的酒

醉  能否可解孤寂的乡思

风在寻找归宿

梦正等待起舞
慕白2019/01/10 07:43回覆